星漢燦爛番外篇:子晟此生,非她不娶

不加糖 2022/11/05 檢舉 我要評論

給思想一片飛翔的天空,影視番外小劇場帶你走進不一樣的天空!

沉默肅穆的黑甲衛整齊列隊停在村口。

少商從馬車上下來,四周看了看,又‬不甚理解的看了看霍不疑。

「這里是?」

霍不疑微笑著沒有回答。只是牽起她的走往村口走去。

可能是梁邱飛的動靜太大,幾位眼尖的村民看到程娘子與霍將軍,便高興的對著村里大聲吆喝,不一會村口聚滿了人,孩童們更是掙脫了大人的手,歡呼雀躍的往少商身邊竄。

「這里是你們的家?你們的村莊?」少商撫摸著其中一個高個的小男孩。

少商認得出,他們都是暫居在霍府的流民。

「是的。」孩子們開心的手足舞蹈。

少商看著孩子們的笑臉,還有村民們感激的眼神,眼眶濕潤。

「少女君,少主公出征第一戰就打敗了攻占在此處的蠻夷,之后沿路邊御敵邊剿匪,待這一帶安全之后,阿飛就帶領黑甲衛與村民按照少女君畫的圖紙開始修葺房屋,開窯燒瓦,開辟官道,少女君可以四處走走,看看有無需要改進之處。」梁邱起跟在霍不疑與少商身后匯報。

「嗯嗯,少女君,我們好多都是按你畫的圖紙來建造,房屋堅固防風」梁邱飛聽完直點頭。眾人聽了也點頭認同。

「少主公,少女君當真了不得。」

少商聽著梁邱飛與眾人的夸贊,微微有些害羞的紅了臉,霍不疑溫柔牽起少商的小手握在手中捏了捏。

「之前我們這村莊百來戶人口,房屋被焚毀,很多村民被蠻夷殺害致殘,財物糧食牲口也全部被搶掠一空,是霍大人與霍夫人收留了我們,給了我們一處容身之所,現在,霍將軍為我們趕走了蠻軍,霍夫人還為我們重建了村莊 屋舍,霍大人與霍夫人的大恩大德我們無以為報···」領頭的一位老婦人帶領眾人跪下磕頭并掩面哭泣感謝。

少商連忙上前扶起老婦人與一眾村民。

「我可以去看看麼?」

霍不疑輕輕點頭表示應允,便拉起少商的手繼續往村莊里面走去。

「等等…霍夫人?那個···」少商正要對村民解釋,哪料霍不疑斷然一個轉身,少商說的起勁,毫無防備,霍不疑微微張開雙臂,正好將女孩接了個滿懷。

霍不疑的懷抱鋪天蓋地,少商被抱得滿臉通紅——且慢,她剛說到哪?

「在我阿父阿母的靈堂,我們 嚙臂為盟,自那時起,我就視你為吾妻,除你之外,子晟此生再無旁人。」

與他分離的這些年,少商意識到人生苦短命運無常,在宣皇后身邊看到的世間冷暖,這些時日在西北經歷的種種…還好她愛的人還在;

「我已快馬送信回都城,命人告知程伯父伯母我們的事,待我們回城,我定當面認錯,求得他們原宥。」

是夜,村莊落了一地薄雪,孩童們圍著篝火歡快的唱跳著,還時不時拉著少商一起轉圈玩耍,玩的不亦樂乎。

······

次日清晨霍不疑在溫暖的被窩醒來時,總是不由的恍神。

冬被前一晚剛在炭火前烘烤過,蓋在身上松軟馨香。

他十四歲就習慣了軍旅生活,為保持警醒,賬內總是薄被冷床,加上面容凌厲冰冷,整個人散發著深深寒氣,看起來沒有一絲溫度。

霍不疑一直很喜歡看著少商睡覺,他側身細細端詳躺在身旁嬌俏可愛的女孩的睡顏,忍不住用指縫替女孩梳理睡亂的頭髮。

直到少商漸漸感受到這輕柔的愛撫,半睡半醒間用慵懶綿軟的聲音問道:怎麼又在看我?

然后換男人將他抱緊,以無數個纏綿而繾綣的吻作為無聲的回答。

被吻到七葷八素的少商終于頭腦恢復一絲清明:「誒····這里是…你的營賬?我怎麼睡在了這里?」

霍不疑一臉傲嬌的從塌上坐起:「你不記得了?」

「啊?我只記得和村民玩的開心,后來喝了點酒,再然后···就有點不記得了」

霍不疑玩心起,順手把她放倒在臂彎,食指和拇指掐著她嬌嫩的臉頰,鉗其下頜,迫使她躺在懷里與自己對視。

「霍夫人,可還記得,昨日是怎麼進的軍營?」

·······

(此處聯想星漢燦爛電視劇第 27集 ‘嫋嫋牌小書包’)

少商似乎想起了一些,想要起身逃離,卻被霍不疑緊箍得不能動彈,她只能在他懷里拱了拱害羞說道:「莫要亂叫,你我還沒成婚,哪來的霍夫人······」

「在呈報軍情的時候,我已向圣上請旨,賜婚的圣旨應該在來的路上了。」

「以后子晟此身此心都屬于你。」霍不疑目光堅定。

歡迎進入充斥著復雜情愫、自由氣息及獨特品味的影視番外小劇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