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原著:萬松柏要認程頌做兒子的真實原因,讓人淚目

wang 2022/11/12 檢舉 我要評論

萬松柏被人說,少商替他求情,文帝答應給萬松柏,一個回都城辯的機會。可萬萋萋擔自己老爹,就帶著少商,程頌,程少宮去路上接應。還好他們去了,要不然,萬松柏就真歿在路上了。

在路上,他們三次遇事。第一次遭匪,天還沒黑,大約五六十人,穿得五花八門,可真上起手來,發現他們訓練有素,并不是一般人,沒多久,自己就走了,此時,凌不疑的手下,已經發現不對勁(多虧凌不疑隨時都派人保著少商),請求去尋找支援。經提醒,少商才發現,她們所處的地形,對她們非常不利,他們正處于一座山林中間的夾道,兩邊皆是密林,這種地形最易設伏。

少商立即手寫四封信,分別交給四名侍,雖然不知要去哪里找人來,但堅信,無論去哪里,只要報出他們少主公的名號,都會有援到來。

為了安全起見,他們沒有繼續趕路,而是進樹林里。并且滅了所有的火把。但還是遭到了第二次,而且這一次比第一次還狠。雖有凌不疑的一小支護隊,但他們人員還是損了很多,一百多人的隊,只剩下了二三十人。萬松柏也掛了彩。如果在受第三次,所有人都有可能歿于此。

萬松柏牢牢握住程頌的手腕,赤紅著, 「賢弟統共四子一女,如今一大半都在我手里,我.....我不能讓你們都折在這里......我沒了也沒臉見賢弟......你們下山,騎馬快走......」

萬松柏還沒說完,程頌就喊了起來:「伯父說的設麼話?若是我們只顧著自己,就算活下去也沒面見人!」他反手拉住萬萋萋的手:「萋萋,要沒我們也要沒在一起。」萬萋萋感動得盈眶,撲到他身上,哽咽不能言語。

程少宮抹了一把對萬松柏說:「伯父,小時候阿父帶我們入山,我總是不肯爬山,你怕阿父說我,就悄悄把我背在身上......」思及往事,萬松柏淌下熱淚。但他不能讓孩子們陪他在這里。雙方不下,決定再等一等,如果天快亮時,援兵都不到,他們再走。

走出賬篷,程始低聲對少商說:「小妹,待會我們分兩路走,凌大人的侍護著你和萋萋,還有少宮走,我會將伯父縛在背上從另一邊走。我不能不管伯父,可我們也不能沒在一處。若是......將來你們給我!」說完,高大魁偉的少年轉身就走了。

程頌已做好準備,但他要弟弟妹妹,還有自己的未婚妻安全。可還沒等天亮,就已經開始了第三次。沒用多久,他們的人就抵不住了。黑甲衛跑進來,要護送少商先走,少商很冷靜,要求必須帶著萋萋和少宮一起走。萬萋萋不愿意走,暈了扛在肩上。而另一邊的程頌已把萬松柏放在了身上。

少商和程頌遙遙互看了一眼,都不知以后還能不能見面了,少商制不住淚,從喉間低低發出一聲「二兄」

之后的很多年里,萬松柏每想到這一幕都會淚流,在這關頭,一個個頭小于自己的少年,硬是不離,把他放在身上。如果自己有兒子,也不過如此,說不定,還不如他。

這也正是,萬松柏要讓程始,把程頌過繼給自己的原因。為了得到這個兒子,萬松柏撒潑的方式全都用上了。程始和蕭元漪被他得沒辦法,看在兩家又是親家的份上,才答應了他,而萋萋則被過繼給了族里的大伯。這樣,程頌就變成了萬頌。但在程家,他依然叫程始和蕭元漪父親母親。

那日,大家之所以能過回來,是大家正在撤離時,凌不疑帶著人趕來了。才讓大家無事。而萬松柏在兩天兩夜之后,才蘇醒。

萬老夫人一直都說,人這一生,不用有多個好友,只要有一個可以托付身家的就夠了,對于萬家,程家就是這樣的朋友,而對于程家,萬家也是這樣的朋友。兩家人的相交,至純至真,很感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