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日常》:嫡長主「邪魅」的微笑,暗示了他與郝葭的三種結局

古月 2022/11/16 檢舉 我要評論

在劇中,嫡長主的「邪魅」的微笑,暗示了他與郝葭的三種結局。

何為「邪魅」的笑呢?只壞壞地笑,不懷好意的好,包括了一些小心思、小壞心眼。

郝葭初見嫡長主尹嵩時,正值尹嵩擺下的殘局為六少主尹崢所破,心胸狹窄,氣急敗壞的他氣不打一處來,而郝葭故作不知地一番吹捧,令他心花怒放,從而攜手郝葭離去,郝葭因此鋪平了嫁為其側室的道路。

郝葭自以為得計,暗自竊喜,殊不料,嫡長主挽起她手時,臉上似笑非笑,目光莫測高深,露出的正是邪魅的微笑。

這種微笑,時常掛在尹嵩的臉上,更增加了他的捉摸不透。

眾所周知,尹嵩是新川州的嫡長主,未來的王室繼承人。有一句話說「主上表現得越神秘,令臣下越覺得天威難測,從而小心翼翼。」尹嵩便是據此而為吧?

其父新川主正是如此,乃至六少主尹崢見他時,戰戰兢兢,幸得李薇的鼓勵,才變得從容、大方起來。新川主的內心深處,還是講親情的,并非「最是無情帝王家」,尹嵩照貓畫虎,卻是畫虎不成反類犬,陰狠有余,毫無溫度。

那麼,嫡長主的邪魅微笑,暗示了他與郝葭的哪三種結局呢?

一、郝葭以為憑借自己的乖巧、嫵媚、善于揣摩人心,便能得到尹蒿的恩寵。然而,沒熱絡幾天,因一件小事,嫡長主便對她疾言厲色,棄之而去。這說明一個什麼問題呢?嫡長主是一個喜怒無常的人。喜怒無常,暴露出來的是偏執、有重大性格缺陷。這種人,十分無情,最難相處,傾盡全力都很難捂熱他的那顆心。

而這是郝葭的第一種結局,始亂終棄,應上了那句話「紅顏未老恩先斷,斜倚熏籠坐到明。」

二、作為嫡長主的正室,趙芳如的內心有一肚子的苦水。只見一言不對,郝葭被嫡長主罰去下跪,趙芳如殊無歡悅,心底泛起一片悲涼。只因這種待遇,她也遭遇過,從而同病相憐,轉而回護郝葭。

與趙芳如建立共同陣線,暗地里支持李薇及六少主,最終扶助才華卓越,謙和多智地六少主繼位,是郝葭的第二種結局。

三、郝葭會不會屈服于嫡長主的淫威,與嫡長主沆瀣一氣,最終與李薇、六少主為敵呢?

郝葭有一個顯著的特點,是心中自有主張。六少主開府,嫡長主嚴令她不得去捧場,然而掙扎一番后,盡管姍姍來遲,但她終于來了。于此說明,她清楚什麼更重要。嫡長主命她暗中窺探李薇的動向,郝葭表面應承,卻從未做出出賣朋友之事。寧愿領受責罰也在所不惜。再次說明,她也看出嫡長主是一個難當大任,難托未來的人吧?

在劇中,許多人都在成長。比如李薇,得金川郡主元英的指點,越來越成熟老練。比如六少主,認識李薇后,不再沉默寡言,而是越來越開朗。比如五少主、上官婧,包括刁蠻任性的宋舞,也懂得了「知其所止,止于至善」。而赫葭呢?

郝葭放棄五少主的正室之位,寧愿給嫡少主當側室,是她的不成熟表現。有主見固是好事,由于年少,認知事物有局限性、片面性,從而「主見」也可能造成選擇上的失策,好事變成壞事,這是事物具有的兩面性。

李薇對郝葭說,「我誰都不靠,我要靠自己。」而這是吸取教訓,成長以后,郝葭的第三種結局,也是最終結局吧?

有一句話說「從牌品可以看出人品」,下棋何嘗不是?嫡少主的殘局為六少主破解,嫡少主不是大氣地贊賞六弟,而是遷怒左右,怪三怪四。這一點,其實已經反映出他的格局很小,氣量很窄,剛愎自用,自以為是。郝葭如果成熟,從初見的這一刻起,就應該看出嫡長主難堪大任,難托終身。

嫡長主永遠掛著的邪魅微笑、皮笑肉不笑,反映出這是薄涼之人,當避而遠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