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醫生》原著大結局:肖硯重回美國,白術接受采訪談死亡

古月 2022/11/05 檢舉 我要評論

「社會上的規則,玩得好的就是人生的贏家。我不是玩不轉這些規則,但是我不想自己的命運被這些規則左右,終生都要被他們制約,所以會走一路看一路,沒什麼歸屬感。」

白術盯著肖硯,這個女人強勢和凌厲的氣場在給了他短暫的新鮮感后,讓他的控制欲變本加厲地反彈。

他想留住肖硯,但心里卻很清楚,肖硯說得沒錯,在桐山醫院她沒有歸屬感。

肖硯重回美國

桐山醫院新設立了一個叫急診ICU的科室,前期只有6個醫生,陸平安、趙曉欽、白術、徐一然、陳秩和唐畫。

陸平安雖然是主任,但行政上完全是和稀泥的態度。

趙曉欽是急診調過來的副主任醫師,把急診ICU當導醫台,習慣把病人轉給其它科室。

與趙曉欽不同,白術帶著陳秩和唐畫,把重癥握得死死的。

每當住院部私下罵白術時,徐一然都樂得在一邊看好戲,他醉心潮牌,在學術上沒有什麼企圖心,白術安排他干什麼他就干什麼。

所以在急診ICU,實質上的話語權掌握在白術手里。

最先看明白科室權力架構的是唐畫,而那時白術不過是個主治醫生。

唐畫雙親早逝,是被姑姑收養長大的。

她很爭氣,憑本事進了桐山醫院的腫瘤外科,之后更是主動加入了急診ICU。

入科第一天,唐畫就想進白術的組,卻被白術拒絕了。

因為白術不喜歡唐畫身上那種透著功利性的聰明——急診ICU是新科室,競爭壓力小,好出頭。

是以,唐畫活沒少干也幫別的組做了不少事,上上下下都夸她,唯獨白術不把她放在眼里,每次手術之后都只在會議室里指導陳秩技能操作。

陳秩的父親是富裕村的村長,他進醫院的時候家里關照過醫院各大科室的主任。

一開始,陳父給他安排的是醫院的康復科或體檢中心,體面又輕松。

但陳秩一腔熱血想要救死扶傷,自愿去了最苦最累的急診ICU。

作為白術的一助,陳秩做事踏實,他寫的手術記錄和病歷基本上挑不出毛病,美中不足就是膽子小,連簡單的闌尾手術都不敢獨立完成。

陳秩當上住院總后,鄉親父老一有什麼病就愛往桐山醫院跑,明明沒有任何急救重癥特征,也要賴在急診室不走。

最可笑的是,一個人來看病,帶了十多個親屬,吵吵嚷嚷的,還指揮陳秩端茶倒水找餐館。

唐畫看不過去,她沖到人群里,拉住陳秩胳臂就開懟:「自個有腿有手,怎麼不會自己去找酒店,不會自己叫外賣,不會自己收拾住院用品?還要使喚別人家的兒子來幫忙?」

原著里這樣描寫唐畫的「公開表白」:

「您(陳秩家親戚)不還說找個醫生對象挺好的嘛,我就是他對象,不過我不會幫你們安排也不會跑腿,我只會心疼我對象。」

話一出,在場眾人臉色一變,告狀的電話很快就打到了陳秩父母那里。

陳秩父母抱孫心切,趕到醫院后,開口就問兩人準備什麼時候結婚。

飯后,陳秩和唐畫邊散步邊往回走,兩人談了一下彼此的家庭,唐畫的身世激起了陳秩的憐憫和顧惜,他問唐畫要不要和他湊一對試試看。

在唐畫看來,陳秩家境富裕,他本人又是個有原則的好好先生,心念一動,兩人正式開始戀愛。

陳秩和唐畫有情人終成眷屬,鄭雅潔卻慘被白術拒絕。

鄭雅潔是麻醉科的住院總,為人膽小敏感、手腳欠協調,要不是父母都是醫生,她根本不可能學醫。

她剛進醫院的時候啥都不會,給病人插管失敗,被老板劈頭痛罵,就連師兄也不管她,讓她自己摸索。

鄭雅潔委屈得掉眼淚,是白術開導她,說你都勇敢地活了二十多年了,為什麼不能相信自己一次呢。

對鄭雅潔來說,白術就是他的男神。

有一次,鄭雅潔失戀,喝得大醉,打電話給前男友罵了對方一個多小時,她不知道白術就坐在隔壁桌。

最精彩的是,鄭雅潔喝斷片了,從宿舍床上摔下來被送到急診室,是白術救的她。

在白術的幫助下,鄭雅潔成為麻醉科技術最好的醫生。

白術管急診ICU后,需要鄭雅潔幫忙。鄭雅潔二話不說,找了個課題就轉到了白術科室,只不過畢竟是暫時的,等課題做完,她還是得回麻醉科。

后來,白術當面拒絕了鄭雅潔,他工作太忙無心談戀愛,另一方面他總是不由自主地被肖硯吸引。

肖硯是桐山醫院老院長肖明山的孫女,男友林志遠去世后,回國進了桐山醫院。

肖硯出身醫學世家,父親肖北鵬在另一家醫院當院長,弟弟肖旭是神外泰斗的關門弟子,白術老師江仲景的師弟,要是按資排輩,白術還得稱肖旭一聲「小師叔」。

肖硯13歲那年,奶奶因乳腺癌去世,父親被派出國進修。

那時,肖旭沉迷游戲,偷肖北鵬的錢買游戲機,不想被肖北鵬逮了現行。

肖旭害怕,就騙父親說是肖硯指使的。最后,肖硯被肖北鵬狠狠打了一頓,接著肖硯就被已經失婚的母親接去了美國讀書。

整個過程中,肖北鵬甚至都沒有懷疑過還是小學生的肖旭的話,這讓肖旭對肖硯一直心存愧疚。

于是,肖硯一回國,肖旭就不顧操控欲極強的父親的反對,從神外輪轉去了急診ICU。

肖硯沒有回父親的家,而是和爺爺肖明山住在一起。

一日,肖明山突然暈倒,恰好被肖硯發現送進急診,檢查后發現是淀粉樣病變,不治之癥。

手術清醒后,肖明山選擇放棄治療,他想要寄情山水,有尊嚴地按照自己的心意度過余下的時光。

數月后,肖硯母親回國,給她帶回了一些關于林志遠的不好的消息,肖硯決定重回美國。

白術接受采訪談死亡

肖硯向白術辭行的時候,白術剛為了慶祝手術成功喝了酒躺在椅子上。

聽了肖硯的話,白術嚷著「走走走,別回來」,眼睛里汪著的水卻在一顫一顫地晃動。

肖硯笑了,輕輕握了握白術的手。

臨走時,白術沒有去送肖硯,肖硯也沒有離別的留言和囑咐。

冬末,醫院要拍宣傳視訊,徐一然去了新院區,肖硯回美國了,其他人都接受了采訪。

原著里,白術這樣看待死亡和醫學的關系:

「很多時候,我們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是放棄的時候。很多時候,我們也不知道,放棄是否如所有人所愿。

生與醫學共存,死與醫學共存。」

寫在最后

肖旭早晚是要回神外的,徐一然去了新院區,鄭雅潔也會麻醉科。

急診ICU里,新的醫生會來輪轉,新的主任醫師也會被調來。

而肖硯的桌子上,杯子下面還壓著白術給她的巧克力的糖紙,資料書攤在一旁,似乎下一秒就會有人翻動瀏覽。

白術知道,肖硯很快就會回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