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原著:凌不疑揭開阿起四位紅顏知己的身份,驚呆阿飛

wang 2022/11/01 檢舉 我要評論

阿起在阿飛面前,最得意的一件事情,就是他有四位紅顏知己。所以很多情況,阿飛不明所以,可阿起卻能一目了然。

就比如有一次,凌不疑和少商在馬車上打鬧,弄得馬車嘎吱響,輪子搖搖晃晃。騎行在前頭的阿飛,本來一臉疑惑,反應過來后,紅著臉問阿起:「阿兄,這是在外面呀,少主公不會......」阿起卻一臉的淡定:「沒事,少主公在和少女君鬧著玩呢!」

阿飛問他為何如此肯定。阿起很霸氣地說了一句: 「因為我有四位不離不棄的紅顏知己,而你連原本仰慕你的門房老叔之女都能氣跑。」

阿飛瞬間就像被霜打的茄子,不得不承認自己沒有女人緣。如果讓他知道,他的少主公曾經吃過他的醋,估計阿飛就不會這麼想了。

關于阿起有四個紅顏知己這件事情。阿飛一直都很羨慕,一個紅顏知己就足以,四個紅顏知己,簡直就是人生贏家。 可當凌不疑揭穿阿起的四個紅顏知己,差點驚掉了阿飛的下巴。再也不羨慕了。

凌不疑,少商和三皇子,四皇子,還有程少宮一起去爬雪山,卻意外遭遇雪球,眾人被雪掩埋,而凌不疑和少商卻被雪撞落山底。后來是凌不疑背著昏迷的少商,一步一步爬上來的。

少商一直陷入昏迷當中,凌不疑擔心她,就沒有去更換被雪水打濕的衣裳,而是一直守在床邊。少商醒來后,心疼不已。就親自給凌不疑脫衣服,擦拭身子。還讓阿飛端來一盆熱水,少商就蹲在地上,給凌不疑洗腳。

阿起和阿飛從來沒見到過這麼溫柔的程少商,在他們的印象里,程少商做事很不靠譜,平時又嘰嘰喳喳的,一點不穩重,怎麼照顧起他們的少主公,竟會如此細心。而且,還親自幫他洗腳,這樣的待遇,令人羨慕。

所以當阿起覺得他和阿飛已經是電燈泡,拉著他的傻弟弟往外走時,阿飛才會問阿起:「阿兄,你的那四位紅顏知己可曾為你濯足?」

這話恰好被少商聽見了,急忙把他們倆叫回來。沒想到平時不茍言笑的阿起竟然有四位紅顏知己,這可是驚天大新聞呀,不八卦一下,怎麼能讓他們走呢?

「梁邱侍衛,你有四位紅顏知己啊!」

明明問的是阿起,阿飛卻比阿起興奮,好像有四位紅顏知己的是他一樣:「正是正是!兄長他頗有婦人緣分啊......」這應該算是一種本事。阿飛替自己的兄長高興。

「哪四位紅顏知己?」凌不疑略帶戲弄之意,微笑道:「莫不是主理庖廚的趙媼,掌管縫補的錢媼,料理后山花木的孫媼,還有看守酒窖的李媼?」

「媼」字在字典里的意思是:年老的婦女。

阿飛驚得目瞪口呆,覺得世界在眼前緩緩崩塌。他一直羨慕兄長身邊圍繞著的,朝氣蓬勃,充滿活力的四個小女娘,怎麼瞬間就變成了老阿姨,這樣的轉變他接受不了,他最敬愛的兄長,竟喜歡這樣的調調,他不敢置信地抬頭望去,慘叫道:「兄長,少主公說的不是真的吧?」

阿起一巴掌拍在弟弟的腦門上:「上年歲的婦人就不能做紅顏知己了嗎?!」只要我愿意,對方愿意,有什麼不可以,年齡根本不可能成為問題。

阿飛眼前一黑,差點暈倒,他的世界崩塌了。可阿飛的失望,并沒有影響少商和凌不疑的心情,阿飛的耳邊傳來少女君清脆開懷的笑聲,一旁是少主公放松無拘的笑聲,許多年以后,阿飛都還記得這歡樂的一幕。

沒想到,阿起四位紅顏知己的身份揭開時,竟會是這樣,阿飛很失望,卻并不影響阿起和四位紅顏知己的關系。感情這事,誰說得準呢?只要看對眼了,一切不合理的因素都不會成為阻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