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原著:明德帝臨終前的遺言,是對兩個兒子最狠的算計

古月 2023/01/06 檢舉 我要評論

「父皇真是狡猾啊。」

天啟城外,蕭瑟被一人一馬攔了下來,對方是怒劍仙顏戰天。

顏戰天將一封卷軸遞給蕭瑟。蕭瑟看后,搖頭笑了笑,將卷軸拿在手中高高舉起。

下一秒,卷軸被風撕成了碎片。

明德帝臨終前的遺言

蕭瑟手中的卷軸叫龍封卷軸,先皇歸天時,上面所寫的名字就是下一任的君王。

數十年前,明德帝的父親,蕭瑟的爺爺太安帝,將自己的哥哥釘死在城墻上后坐上了龍椅。

二十年前,太安帝駕崩,五大監捧出龍封卷軸,還未來得及宣讀,就被瑯琊王蕭若風搶過撕成了碎片。

隨后,蕭若風下跪,山呼萬歲,擁立三哥蕭若瑾登基,是為明德帝。

瑯琊王蕭若風,從小好詩書禮儀,十六歲游歷江湖,后入軍伍,連戰連勝,官職一升再升,軍功越積越盛。明德帝沒有辦法,專門為蕭若風新設了一個官職——北離大都護。

南訣進犯,瑯琊王臨危受命,他的身后跟著兩位將軍。

一位叫雷夢殺,白衣銀甲,翩然若風,沙場上縱橫無敵、治兵有方,所過之處,無論敵將還是百姓都對其頗為敬佩。

另一位叫葉嘯鷹,金甲重刀,以人頭論功行賞,不受降不俘兵,凡是敵營皆要踏平,凡是敵兵皆斬其頭,南訣人恨他也怕他。

葉嘯鷹從小卒做起,升任先鋒營副將時,打了幾場仗,全軍覆沒。

其他人貪生怕死,見戰況慘烈不愿赴險營救,只有蕭若風一人趕到,把葉嘯鷹從死人堆里刨了出來。

之后,葉嘯鷹成了驃騎將軍,再之后做了上將軍,但他依然愿意鞍前馬后地跟著蕭若風。

四年前,龍封卷軸已經找到的消息不脛而走,朝野震動。

按律,皇位的傳承會寫入兩份龍封卷軸,分別交給五大監和欽天監。兩份卷軸上的名字一樣時,儲君之位才會被承認。

太安帝留下的兩份卷軸,一份被瑯琊王當眾撕了,另一份則在被送往欽天監的途中消失了。

十六年來,明德帝雖然勉強稱得上明君,但與瑯琊王的戰功相比,他的光芒過于微弱,再加上有前五大監煽風點火,朝野上下都有一個想法:為什麼瑯琊王不直接當皇帝呢?

蕭若風為北離之安定,舍一身榮耀,自污入獄,背上了叛國謀權的大罪。事發后,他緘口不言。

一個最沒有理由謀逆的人卻謀逆了,第一個不信的就是蕭楚河。他跪在平清殿前為瑯琊王聲辯,卻被剝奪爵位,流放青州。

七日后,前任大監濁清公公還沒亮出卷軸,一身白衣的蕭若風就已經自刎于法場之上。

三朝以前,北離有個太監叫謝九煉,他為了救被擄的妹妹,假扮太監進宮,被發現后受了宮刑,隨侍太子。

數年后太子登基,一人得道雞犬升天,謝九煉成了五大監之首,權傾朝野,人稱九千歲,更是在皇帝死后造成了北離開朝以來最混亂的無王之治。

也是因為他,後來才立了朝規,皇帝死后,五大監必須入皇陵,終生不得踏出一步。

太安帝死后,濁清公公不甘心老死皇陵,可天啟城里有四守護、新任五大監以及半步神游的欽天監監正齊天塵等人駐守,前任五大監因為不夠強,無人敢打破定規,于是,他們想改朝換代,憑擁立之功再登朝堂。

濁清苦心籌劃,終于在十六年后找到了遺失的龍封卷軸,連其他四大監都不知情。

瑯琊王死后,濁清的目光放在了瑯琊王之子蕭凌塵身上。

而蕭楚河,作為公認的儲君人選,因為阻礙了濁清的計劃而在去青州的路上被濁清截殺,雖得姬若風相救保全了性命,卻隱脈受損,只能化名蕭瑟,隱姓埋名。

濁清身受重傷,偷偷潛回了皇陵。第二日,明德帝去見濁清,不久之后,濁清「病死」。

四年后,那份龍封卷軸被現任的五大監尋獲,掌印大監瑾言公公代師父濁心公公找到葉嘯鷹。

卷軸展開,上面是一條栩栩如生的金龍,以及一個名字——蕭若風。

蕭若風身死的消息傳到葉嘯鷹耳中時,他正被軟禁在寧止城中。

一個月前,蕭若風怕自己的死引起騷亂,突然降罪葉嘯鷹,以治軍不嚴之名奪了他的兵符,罰他面壁一個月。

一個月后葉嘯鷹獲釋,天下卻變了。他依然是大將軍,軍權卻被一分為三,只有中軍歸他轄制。

明德帝不殺葉嘯鷹是為防止生亂,沒有罷他的官則為穩定軍心。

四年來,葉嘯鷹假裝被安撫,對明德帝言聽計從卻避而遠之,就是想讓所有人知道,他因瑯琊王的死而對明德帝心生芥蒂,但又因畏懼皇權而不敢造次。

在葉嘯鷹心目中,瑯琊王是一個完人,他既沒有文人的傲氣,也沒有武夫的粗俗之氣,喜歡和軍士們一起就著面餅子喝稀粥,閑暇時還會指導武技。

這樣一個體恤士兵愛民如子的賢王,不是死在戰場上,而是死在了法場上,這是葉嘯鷹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多年來,他韜光養晦,一遍又一遍地在宣紙上寫著「忍」字,可心里想的卻是「反」。

但葉嘯鷹沒有輕舉妄動,他是瑯琊王的心腹,如果舉兵就是謀反,有辱蕭若風的清譽。

就在葉嘯鷹快要放棄時,龍封卷軸重現,顯示皇位本就是瑯琊王的,此時出兵,名正言順,而湊巧的是,明德帝病了。

自從瑯琊王謀逆案后,一向身子無礙的明德帝就有了心疾。他很愧疚,雖然騙自己這一切都是蕭若風自己的選擇,但內心深處,明德帝知道是自己的無能逼弟弟走到了自刎的地步。

藥王谷傳人華錦奉命進宮為明德帝診治,時間一長,她發現宮中另有一個與她同樣醫術無雙的人在不擇手段地給明德帝下毒,這個人就是鬼醫夜鴉。

藥王谷曾經一門三杰,藥王辛百草,神醫扁素塵和鬼醫夜鴉。

鬼醫夜鴉年輕時醫術聞名天下,妻子死后,他開始執著于能逆轉生死的醫術,以人試藥,為同門所不容,只能輾轉江湖,終被赤王蕭羽收留,給了他一處宅院,一住便是十多年。在那里,鬼醫夜鴉奉命將蕭羽同母異父的弟弟無心煉成了藥人。

蕭羽覬覦皇位,但他排行老七,上有二哥蕭崇和六哥蕭瑟。

蕭崇眼瞎目盲,不足為慮,但蕭瑟不同。他天賦異稟,驚才絕艷,離開天啟前是人們心目中的最佳太子人選。

四年后,蕭瑟重回天啟。千金台之宴,齊天塵、太師董祝、青州豪富沐春風以及天啟城內的三教九流悉數到場,就連久病未愈的明德帝都親臨,這讓蕭羽嫉恨不已。

他想了個一石二鳥之計——派無心和暗河刺殺給蕭崇醫治眼睛的華錦。一旦事成,再無人給明德帝解毒,而蕭崇也將因為斷絕希望而一蹶不振,這相當于從側面斬斷了蕭瑟潛在的助力。

可是,蕭羽的計劃還沒有來得及完全實施,蕭凌塵兵臨城下了。

四年前,瑯琊王被捕那日,將蕭凌塵送上了出城的馬車。

逃亡的過程中,蕭凌塵遇到了北離中軍三神將王劈川、肖斬江和薛斷云。

四年后,蕭凌塵見北離重歸安定,欲為父親正名,同時向禍亂朝政的前任四大監復仇,他假意奪位,集結瑯琊軍舊部劍指天啟。

前任四大監手捧龍封卷軸,帶著守陵王軍從皇陵走出,瑾言公公和瑾威公公打開城門,蕭凌塵兵不血刃,與葉嘯鷹一起,二十萬鐵甲踏入天啟,先進太廟祭拜祖宗后直奔平清殿,一氣呵成。

大業將成,前任四大監心潮澎湃。只要蕭凌塵拿過卷軸,只要他念出自己父親的名字,一切都將改變——蕭凌塵登基為王,而他們,則可憑此番功勛和葉嘯鷹的承諾,從皇陵徹底脫身。

但二十年前的一幕再次發生了——蕭凌塵緩緩打開卷軸,掃了一眼后微微一笑,卻沒有開口念出來,而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將卷軸撕得粉碎,重申自己只想為父親討個公道。

大監們方知被利用,妄圖刺殺蕭凌塵和明德帝制造混亂,被多方勢力聯手覆滅。

明德帝本就心中有愧,如今二十萬大軍磨刀霍霍地等著一個遲到了四年的答案,他只得開口道:

「瑯琊王蕭若風為國為民,殫精竭慮卻慘遭奸人所害。現奸人已然伏法,舊案昭雪,賜其謚號‘達’,重入太廟,香火十年盛之不斷。其子蕭凌塵承其爵位,襲瑯琊王,賜宣武將軍,可重召瑯琊舊軍,并三軍之外,直隸帝王。孤聽信讒言,誤殺愛弟,愧悔無地,每三日,赴太廟香奉,至死方休。」

無意皇位的蕭凌塵離開了天啟,蕭羽暗殺華錦的計謀失敗后,寫信求義父孤劍仙洛青陽殺死白崇的支持者無雙城城主以及蕭瑟,更不惜把藥蟲蠱下在母親宣妃身上,引起天啟大亂。

洛青陽問劍天啟,蕭瑟應戰,一劍招來北離天子之劍天斬劍,雖敗猶勝。

蕭羽一派倒行逆施,引來眾怒,最終鬼醫夜鴉和蕭羽自盡身亡,蕭瑟和雷無桀用無心傳授他們的武功喚醒了無心的神智。

無心逼出宣妃身上的藥蟲蠱,隨后,宣妃同洛青陽去了慕涼城。

明德帝藥石無醫,死前,華錦給了他兩個選擇,一是活下去,能至少保三年壽命,但此生無法再下病榻;二是重新擁有正常人的生活,但三日為限。

明德帝選擇了后者,拉著蕭瑟去散步,兩人閑聊著,就像平常人家的父子一樣。

關于皇位的人選,明德帝將龍封卷軸給了蕭瑟和五大監之首瑾宣,但是吩咐瑾宣不要打開,也就是說,明德帝讓蕭瑟公布他手中的那份卷軸。

明德帝對兩個兒子最狠的算計

明德二十三年,朝堂上,蕭瑟坐了一下王位后便起身把卷軸交給了自己的叔叔蘭月侯蕭月離宣讀。

蘭月侯望了蕭瑟一眼,終究還是念了下去:「孤近日身染惡疾,恐不日身歸五行。二子蕭崇,人品貴重,才德兼備,必能承孤意志,繼孤登基,即皇帝位。」

蕭崇登基,蕭瑟離城那日,他讓顏戰天把瑾宣手里的卷軸給了蕭瑟,上面是一樣的內容,只不過主語是蕭瑟。

這是北離開朝起來,第一次有兩份龍封卷軸上寫著不一樣的名字。

明德帝之所以這麼做,有他的算計。

蕭崇穩重,是守成之君,但他根基較弱,朝野上下聲望不及蕭瑟。

蕭瑟聰慧,是真龍之命,但志在江湖,向往鮮衣怒馬醉酒當歌。

于是,明德帝讓蕭瑟宣讀卷軸,如果蕭瑟自己想當皇帝,那麼大可毀掉卷軸,而瑾宣的卷軸上正好是蕭瑟的名字,順理成章。

如果蕭瑟不想當皇帝,那麼他就會心甘情愿地扶蕭崇上位,這樣不至于再起紛爭。

寫在最后

姜還是老的辣,明德帝獨辟蹊徑的兩份卷軸,成全了兩個兒子,也讓北離恢復了安定。

蕭瑟回到了雪月山莊,蕭崇登基為王,每個人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結局。

只是,父子連心,十六年后的北離,蕭崇會不會像明德帝那樣欲斬蕭瑟于法場呢,不好說。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蕭瑟絕不會像瑯琊王那樣甘心赴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