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原著:守護凌不疑的愛情,不止阿起會搞事,阿飛,你背后戳人一下,前面還要補一下,這樣真的好嗎?

wang 2022/10/27 檢舉 我要評論

在電視劇里,梁邱兄弟貢獻了很多的搞笑場面,收獲了一大批的粉絲。可在原著里,兄弟倆的描寫并沒有那麼多,但每次出場,也很精彩。前有阿起弄翻藥碗,暗幫少主公和少商表白。這次,阿飛也來搞事了,連袁善見都栽在了他手里。守護少主公的愛情,他倆是認真的。

梁尚歿后,少商和凌不疑一起來到了梁府,少商想要幫曲泠君洗刷冤情,凌不疑想要擺平此事,不讓事態往更嚴重的方向發展。因為此事已經涉及到了太子,更嚴重的是,凌不疑發現,這事并不是針對太子一個人,而是針對整個東宮,一個誅人案,已經牽扯到朝廷動蕩。此事非同小可。

凌不疑一直在房中問梁無忌,而少商很有自己的主意,不愿乖乖在房間里等著凌不疑結案,而是要自己親自去查案。平常的小女娘都會害怕,少商卻非要到案發現場去看。袁善見雖然嘴里嫌棄著,諷刺著,但還是很擔心地跟了過來。

在路上,倆人聊了起來,少商問道:「令堂那樣不茍言笑,你怎麼這麼愛笑?」「一家人嘛,取長補短。家母不愛笑,不愛說話,我就多笑笑,多說說。」說得挺有道理,少商覺得自己母親也是取長補短的性格。很能理解袁善見的話。可袁善見為什麼要跟著自己?

袁善見說:「你我有些淵源,我陪你一道去,免得你害怕。」這可傷到少商的自尊心了,「害怕?!當初我在驊縣外見過的ㄕ首何止上百?!哈哈,害怕,我就不會寫這倆字!」

袁善見認真了,停下腳步,隨手折斷了一根樹枝,叫少商把「害怕」兩個字寫出來,還要用禮書上的字體,不許用稗官小吏上常用的字體。少商瞪了他半天,最后自己憋不住先笑了,她寫不出來。袁善見也跟著笑了,笑得如沐春風。

這可把一直跟在他們身后的阿飛給氣壞了。一直翻著白眼,比被自己戴了帽子還要氣憤。可偏偏袁善見身份高貴,口齒伶俐,他一時又想不出來該說點什麼來逼退他。阿飛又氣又急。只見前面的少商雙手叉腰瞪著袁善見:「你這人還是一如既往地討厭,偏愛揭人家短處。」

少商看似在責備袁善見,可臉上卻是忍不住想笑的表情。這次的袁善見更肆無忌憚,爽朗的笑聲傳遍了整個園子,好像故意想讓別人知道,此時此刻的他很開心一樣。要不是少商攔著,他還會繼續笑。

阿飛看到這一切,只覺得生氣,再也忍不下去了,于是他跟身邊的侍衛低聲吩咐了兩句,那侍衛看了一眼走在前頭的一雙年貌登對的玉人,幾乎秒懂,迅速得令而去。

沒過多久,梁家的下人就氣喘吁吁,神色緊張地來了:「袁公子,幾位老大人在前面吵得厲害,州牧大人請您過去安撫安撫。」

聰慧如袁善見,看了看下人的神情,又看了看站在門口的阿飛,想要說句什麼,卻什麼也說不出,訕訕地走了。阿飛臉上的喜悅,藏都藏不住,少主公辦事就是效力高,兩句話就把情敵給逼退了,實在是高!

沒有了袁善見這個礙事的,阿飛心情極好,笑嘻嘻地跑到少商面前:「少女君,您要什麼幫手,盡管吩咐卑職就是!姓袁的果然靠不住,適才就不應該讓他跟著一道來查案」

阿飛,你背后戳人一下,前面還要補一下,這樣真的好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