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番外:回憶:新婚第一天早晨

不加糖 2022/10/17 檢舉 我要評論

給思想一片飛翔的天空,影視番外小劇場帶你走進不一樣的天空!

程少商醒的時候,她整個人都趴在霍不疑身上。她抬起頭看向上方,霍不疑帶著促狹的笑意正看著她呢,她難得的臉一紅,從他身上溜下去。

兩人就這樣并排躺在床上,身上還蓋著那大紅的喜被,一時之間兩人都不知道如何面對這個場景。第一天早上,小女娘賴床了,霍將軍也沒有如往常一般起床操練。他們在房間里面安靜如雞,外面的人都在等著他們的霍將軍和夫人起床。

梁邱飛還是個憨憨,他跟自己的兄長說:「今日少主公怎地還不起床操練。」畢竟跟在少主公這麼多年,從未見到少主公無故缺席過早晨的操練。說完他就看到他阿兄看著傻子的眼神看著他,搖搖頭并不自覺地與他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這孩子是沒救了。不過他還是守在了將軍門口,生怕那個不長眼的弟弟去喊人家小夫妻起床。

房間內。

沉默了許久,程少商終于忍不住開口:「霍不疑,我們是不是要起床了。」

霍不疑回答:「不急,這里沒有長輩,你不用那麼著急起床,你可以再睡會。」

程少商把腦袋往被子里面縮了縮,輕聲應了句:「額。」

雖然娘家在隔壁,但是她也不好第一天就往娘家跑, 想著今日確實無事可做,還不如再在床上躺會。這樣想著,她也就毫無顧忌地閉上了眼睛,雖然在長秋宮她成為了穩妥可靠的程宮令,但是她的本質還是那個慣會偷懶的程少商,程家四娘子。

剛閉上眼,她就發覺有一只手從她的頸下穿過,是霍不疑。她想了想,索性就又整個人半個身子都靠在了他身上,頭放在他胸前,找了個最舒服的姿勢,安心地睡去了。反正都已經成親了,沒必要扭扭捏捏的,她什麼樣子他霍不疑沒有見過,她嫁給他,可不就是圖個安心隨意。

如此,兩人就這樣相擁著睡過去了。霍不疑這麼些年的軍旅生活,早已經習慣了可以說非常自殘的生活規律,不過今天早上,他也不想離開這溫暖的被窩,還有身邊這香香軟軟的身體。也許是太過舒服,他也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等兩人再次轉醒,霍不疑撩開簾子,看了看外面的天,已經快到晌午了。他起身拍了拍了還迷迷糊糊的程少商:「嫋嫋,起床了。」

程少商又往他頸窩中埋了埋,嘟囔了一聲,看著還沒清醒。霍不疑無奈,他只好自己爬起來,又把程少商整個人連同被子包了起來。

又從衣柜里拿出一套蓮房早就備好的衣服放到程少商旁邊。程少商終于睜開了迷糊的雙眼,用呆萌的眼神看著他,霍不疑忍不住用手捏了捏了程少商的小胖臉,她蹙起眉不高興地把臉從他的手中解放出來。霍不疑笑著說:「嫋嫋,不能再睡了,起來吃點東西吧!」

程少商帶著被子坐起來,將頭靠在霍不疑身上,用小奶音撒嬌道:「霍不疑,我不想動。」

霍不疑笑著說:「要不,我給你換?」

說著就拿起床邊的衣服,程少商猛地清醒過來,訕訕說:「倒也不必,我自己來。你,轉過去!」

霍不疑聽話地轉過去,然后他就聽到后面悉悉邃邃的聲音,不過也不忘打趣她:「嫋嫋,這還要避著我呀!」

程少商:「你別轉過來呀!」

好一會,等程少商穿戴好,霍不疑才喚蓮房進來替程少商梳發,自己則出去吩咐人準備吃食。殊不知另一邊院墻站了好些人在聽墻角,這種事情自然是程少宮帶的頭。只是過了好久都沒什麼動靜,一個個都無趣地離開了,之后只剩下程少宮一人在值守。霍不疑出門吩咐完,他就聽到那個跟他新婦雙生胎的小舅子在那邊大喊:「阿父阿母,次兄,嫋嫋起床了!」

霍不疑無語,這程家一家都不是正經人,不過這樣的活躍也真的很好,以后這樣的一家成為家人,想想就覺得有趣。

歡迎進入充斥著復雜情愫、自由氣息及獨特品味的影視番外小劇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