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趙露思全劇最可愛動作,隱藏著少商鮮為人知的心酸

wang 2022/08/30 檢舉 我要評論

《星漢燦爛》太好看了!

尤其是扮演女主程少商的95后演員趙露思,在劇中更是有突出表現。

作為一個「老阿姨」,這些日子里,總是一邊刷《星漢燦爛》一邊感慨:

年輕真好啊!

年輕人的故事美好,而年輕演員演繹這樣的故事更是絲毫沒有違和感。

比如趙露思在劇中的這個動作:

捂臉的尷尬以及轉身叉腰的佯裝兇悍,這一切恰如其分的表達就像是長在演員的骨頭里的,看起來是那樣的自然,那樣可愛。

而演員趙露思這個全劇最可愛的動作背后,隱藏的是程少商鮮為人知的心酸。

01、強悍的母親和「死犟」的女兒

無論是在影視作品中,還是在現實生活里,一個強悍的母親大多會擁有一個「死犟」的女兒。

兩個性格強勢的女人針尖對麥芒,彼此不相讓,很難創造和諧的親子關系。

那麼,在強悍的母親和「死犟」的女兒中,誰在關系中占主導地位呢?

是母親!

無論在友情還是愛情中,我們都可以強調「平等」和即時回報。

就像少商和樓垚:

這一秒,我對你溫情脈脈,下一秒,你還我一個會心的笑;今天,我給你找來美食,明天,你喂我一顆果干……

但親情,尤其是親子關系不是這樣的。

親子關系,更像是種莊稼。

一個剛剛出生的小嬰兒,他需要仰賴別人的照顧,他更加沒有能量給身邊的人以實質性的回報。

在孩子成長的幾年甚至十幾年里,父母需要不斷地單方面付出。

熬過了辛勤播種的春季、拔節抽穗的夏季,到了秋天,果實才能長出來,自己之前付出多少、付出的方法是否正確才能得以檢驗。

劇中的少商無疑是聰明的、獨立的,但盡管如此,她依然無法在母女關系中占據主導地位。

母親從戰場歸來的時候,她對母愛有期待,但母親沒告訴過她怎麼表達期待,所以,她不可能自學成才。

后來,少商對母親所有的抗拒、不滿,甚至是決絕離開,都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就像前文中我提到的那個「全劇最可愛的動作」——少商明明是害怕母親的,害怕到恨不得立即隱身。

但是,在母親持續的「高壓注視」下,她不得不學著大人的樣子,叉起腰來,佯裝強悍。

為什麼要佯裝強悍?

因為對方攻擊性太強,如果不在兩人之間筑起一道厚厚的墻來抵御這種攻擊,自己將會萬箭穿心、體無完膚!

為什麼強悍的母親大多會擁有一個「死犟」的女兒?

這不僅是因為「強悍」的基因會遺傳,更是因為在關系中占據「從屬地位」的女兒在自我保護。

她很怕疼啊,但今日退了一步,明日更加沒有發言權,今日喊一聲疼,明日會招來更多的看不起、瞧不上……

所以,挨了軍棍,疼到渾身發抖,她也要把「痛苦」調成靜音模式,用「不求饒」來對抗母親。

她前不久剛挨了母親的打,看到那張臉傷口就隱隱作痛,但這次若不嚴守底線,就等于默認母親的干涉,找什麼樣的婆家,怎麼找,甚至什麼時候找,都要放權給母親。

所以,她明知道自己表現得很可笑,也要像一只小奶狗一樣呲牙,將樓垚護在身后。

然而,這樣「死犟」的女兒,面對堂姐的舅母,立即化身主動推薦美食的乖順女孩。

和三叔母告別時,一邊灑淚一邊絮絮囑咐,身段柔軟,儼然「貼心小棉襖」!

這些足可見:「死犟」女兒的「犟」是有因果的,而這個「因」在母親自己身上。

02、最可悲的親子關系:你的閃光點恰好長在她的盲區!

親子關系是很講緣分的。

若是善緣,「親」與「子」之間能夠彼此欣賞,互相鼓勵和贊美。

若是孽緣,「親」與「子」三觀相差甚遠,你的閃光點恰好長在她的盲區!

《星漢燦爛》中,人人說程少商長得美,母親卻覺得外表不重要,性情最重要。

好吧,那就論性情,人人都說少商活潑靈動,母親卻認為:女孩子嘛,文靜乖順才好。

母親評定「有才華」的標準是識字是否多,詩文是否通達,而少商的「才華」則長在母親向來不重視的「土木工程」領域……

這種親子之間認知的錯位,真的不是劇情刻意夸大。

在現實生活中,我也見過太多這樣的例子。

一個被周圍所有人夸「人品好,忠厚孝順」的兒子,就因為長得瘦小、皮膚黝黑,被父親嫌棄幾十年。

一個學習成績好,比賽每每拿獎的「別人家的孩子」,就因為做農活和家務不夠麻利,從小被母親罵「廢物」、「沒一點用」!

一個在路邊的垃圾箱里看到奄奄一息生病的小狗,央求著「救救它」的孩子,被著急回家做飯的母親一腳踹在屁股上,抓著胳膊拎走……

我有的時候,會覺得:親情是這個世界上最不講道理的感情。

如果不是深深地沉淀進生活中,你壓根不知道,不同家庭之間的價值觀差異是如此之大!

一個人,是要有什麼樣的修行,才能讓自己的閃光點恰好長在家人的審美點上啊!

如果姎姎是蕭元漪的女兒,如果三叔母是程少商的母親,那多好啊!

而這樣美好的愿望,也不過是臆想罷了。

03、承認不愛,真的沒什麼……

不管是母親還是女兒,父親還是兒子,都首先是人。

很多時候,人的社會責任感是無法戰勝生物本能的。

攤到一個自己欣賞不來的小孩,這是小孩的不幸,也是父母的不幸。

承認不愛,真的沒什麼。

就像程少商,從母親一次次偏愛堂姐、貶低自己開始,她對這段母愛已經沒有什麼奢望了。

但她后期的困惑卻主要來自于母親不肯承認自己不愛!

「哪有父母不愛孩子的?」「最愛你的人就是父母」……

蕭元漪被這樣的觀念綁架,同時,又沒法真的違背自己的內心。

我們看到她的一些做法非常擰巴:

明明口中講的都是「姎姎」,燈會上給姎姎買珠釵都沒給少商買一支,然而,別人一說她偏心,她就跳腳。

因為,在她看來:偏心的父母是會被道德和輿論譴責的,她不要這樣的人設!

明明很多行為都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心理需求,卻非要將其冠以「愛」之名。

因為她都不能原諒自己對少商喜愛得有限。

這部劇播出之后,也有很多人以「嘴硬心軟」、「不善于表達」、「不肯服軟」為由,試圖將蕭元漪的「母愛」合理化。

卻很少有人愿意承認:她對少商就是愛得少嘛!

可她也不是有意的,就是性格不合,理性沒能戰勝感性,母性沒能戰勝個人好惡嘛!

在這一點上,我特別欣賞少商。

少商對感情的處理干凈利落。

她看似冷漠,但她比母親包容。

雖然母親不愛自己這件事讓人傷心,但她不會在這個問題上一直糾結、一直打轉,而是坦然接受,轉而尋找屬于自己的精彩世界。

據說《星漢燦爛》這部劇的原著作者和《知否》是同一個人。

私以為:這位作家在感情上極為清醒,所以,她才能塑造出盛明蘭、少商這樣的角色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