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番外,霍不疑設計太子,解少商之困

不加糖 2022/10/25 檢舉 我要評論

給思想一片飛翔的天空,影視番外小劇場帶你走進不一樣的天空!

初春。

天朗氣清,惠風和暢。

少商舉辦了一場宴會,因霍家府邸在軍營內,她便打破了以往的慣例,將宴會安排在戶外。

此次宴會的主題是騎馬風箏比賽,邀請了有興趣的女娘們參加。大家先是按照自己的喜好制作風箏,之后騎馬將風箏放入空中。

如此別出心裁的主題,也就少商能夠想得到。

此時的宴會場上,笑聲四起,春意盎然,情誼脈脈,喜氣融融。

少商、萬萋萋兩個手比腳笨的人,正專心致志地做著風箏。萬萋萋看著少商風箏上的畫,不解地問道:「少商妹子,你畫得這是什麼?」

少商微微一笑,得意洋洋地說著:「這是世外桃源,我心之所向。」

萬萋萋一臉詫異地看著畫面,吐槽道:「這是世外桃源嗎?我看分明是農家小院子。若是你喜歡這樣的日子,我便將我家的老宅送你,多麼簡單的事情。」

少商撇了撇小嘴,委屈地解釋道:「這怎麼能是農家小院子呢?你沒看見嗎?這屋子后面是瀑布。」

萬萋萋越發詫異,笑呵呵地說道:「原來這是瀑布,我還以為是柵欄呢?」

「誰家柵欄能長在山上。」少商嘀咕著。

「我眼拙了,我眼拙了。」萬萋萋笑著安慰少商。可看在少商眼中,分明是在嘲笑她。她看了看萬萋萋畫的圖案,問道:「萋萋阿嫂畫得是什麼?」

萬萋萋笑著道:「這是我們一家四口騎馬呢,等我家娃長大后,我定要教他們騎馬。

「哦。原來是在騎馬呢,我還以為.......」少商欲言又止,玩味地看著那幅圖。

萬萋萋自然聽出少商話中的意思,抓住她的身子撓癢癢,調笑道:「好你一個霍家新婦,居然調侃我。

少商笑著跑開,兩人打鬧成一片。

蕭黛眉看著玩笑的兩人,笑了笑,繼續著自己的創作。

涼亭內的兒郎們看著嬉笑打鬧的女娘們,心情也隨之歡愉許多。

袁慎看著嬉笑的少商,只覺得恍如隔世。他仿佛回到了那年的燈會上,少商亦是笑得這般燦爛。他從未見過比少商笑得還好看的女娘,不知為何,她的笑容仿佛有一種神奇的魅力,讓人不自覺地便深陷其中。

「這世間,只有你,能讓她笑得這般燦爛了。」袁慎縱使再心有不甘,這一刻,他也不得不承認,自己不如霍不疑。

「放下過往,才能柳暗花明。」霍不疑看著傷感的袁慎,忍不住寬慰一二。

袁慎笑了笑,道:「你也不必同情于我,以后這種宴會,你們夫婦二人不必宴請我。像我這般才華橫溢的兒郎,自會尋得良人,無需他人搭橋牽線。」

霍不疑看著驕傲的袁慎,笑了笑,說道:「屆時在下定會攜夫人參加。」

「好。」

袁慎揮舞著扇子,仰著頭,自信地說著。

霍不疑遠遠地望著少商,見她組織眾女娘去放風箏,臨行前,還不忘給自己使了一個眼色,調皮地笑了笑。

霍不疑接收到少商的信號,微微頷首,隨即,便組織兒郎們去打獵。而他呢,更是親自跟在太子的身側,將太子帶入圈套之中。

一向工于心計的太子,豈能料到,自己最信任的人,正在暗暗套路著自己呢?

而待他發現之時,早已為時已晚,那靚麗的女娘,早已在他心底生了根,發了芽。

太子殿下被霍不疑帶入叢林之中打獵,兩人騎馬而行,不知不覺之中,便走散了。

正當他要駕馬去尋霍不疑之時,忽得看見一女子身著青衣,佇立于樹前,正仰頭看著高空。

他順著女子的目光望去,只見一個風箏高高地掛在樹尖處。

看來,這是參加宴會的女娘。

太子不禁嘆了一口氣,暗暗吐槽程少商一番。在叢林之中騎馬放風箏這種事情,貌似只有程少商能夠想得出來。而也只有霍不疑這個瘋子,會全力配合程少商這個蠢笨的主意。

你看,眼下便出現事故了吧。

太子殿下駕馬來到女子身側,本想著詢問是否需要幫忙。

誰料,那女子觀察完距離后,退了兩步,隨后來了一個助跑,借助樹干的踏板,身子逐漸地橫了過來,踩著樹干,飛入了樹梢之中,麻利地取下風箏。

一個回轉,安然地落地。

太子殿下被女子的身手所折服,讓他不禁細細打量起眼前的女子。

只見她雙眉修長,姿形秀麗,素顏清雅面龐淡淡然笑。手中握著剛剛拿下來的風箏,風箏上畫著一對奮起高飛鴻鵠,旁邊寫著一行小字「愿為雙鴻鵠,奮翅起高飛」。

此女子不是別人,正是剛剛與少商失散的表妹,蕭黛眉。

趁無人之際,取下風箏,本想著速速離開,誰料,卻見一位陌生男子,正盯著自己瞧。

見他身著錦繡華服,腰間帶著晶瑩透亮的玉佩,便知身份不一般。

蕭黛眉不想惹麻煩,微微頷首,便飛身上馬,疾馳而去。

徒留太子殿下獨自一人回味無窮。一向清冷的他,此時此刻,居然沉浸在剛才的畫面之中,久久無法回神。

待回神之時,靚麗的女娘,早已消失不見。

歡迎進入充斥著復雜情愫、自由氣息及獨特品味的影視番外小劇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