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日常》看到李薇被扶正,才懂新川主為何說安氏是「禍水」

古月 2022/12/12 檢舉 我要評論

老六奉旨到偏遠的蒼河賑災,蒼河條件艱苦,老六操勞過度,大病了一場。

老六染上了瘟病,情況危急,老四卻封鎖了消息,不讓郎中前去診治,想把老六耗死在蒼河。

《卿卿日常》劇中,為了爭奪「元儲之位」,老四對老六下了狠手。

老四以為自己做得天衣無縫,可這世上沒有密不透風的墻,新川主覺察到了老四的野心。

老六回朝后,不懂事的老十輕蔑地發笑,新川主當場斥責了老十,新川主說:

「老十,你兄長在西北賑災,吃苦耐勞,還重病了一場,今天他凱旋,你冷笑什麼?三歲小兒都懂的道理,怎麼,還要人教你嗎?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新川主看似在批評老十,其實是敲山震虎,另有所指。

新川主用余光瞥了老四一眼,老四慌亂地低下了頭。

老四被罰回家修身養性三個月,他本該好好反思自己的行為,卻狡辯稱自己只是「一念之差」,并且仍對「元儲之位」抱有癡心妄想。

其實老四的膽子很小,他原本沒想把事情做絕,他走到殘害手足的這一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他的夫人安曦元。

安曦元孤注一擲

安曦元出身低微,只是安家不起眼的庶女。

當初安曦元進宮選秀,是沒有資格給少主做正妻的,就算被選上,也只能勉強做個側室。

安曦元為了改變自己的命運,不顧女子的矜持,私下里主動和四少主尹峻見了面。

安曦元自信滿滿地說,只要四少主選擇她,她會全心輔佐他上位,幫他爭一個璀璨的前程。

老四身為庶出,在新川主的十個兒子里面幾乎沒有什麼存在感,老四從來沒有被人這麼堅定地選擇過,安曦元的示好,讓老四對她動了心。

老四收了安曦元的帕子,娶了安曦元為正妻,并且許諾安曦元,他一生不會納妾,他們的兒子只會是嫡出。

老四為了榮華富貴,利用過老二,傷害過老六,他心機深沉,長袖善舞,但他卻唯獨對安曦元一片深情。

老四把自己的真心都給了安曦元,他根本不知道,安曦元「挑上」他,沒有愛情,全是算計。

安曦元很清楚自己的身份,自己配不上嫡子,只有嫁給庶子,才有被立為正妻的可能,她知道庶出的滋味,為了讓自己的孩子成為嫡出,她選擇了背水一戰。

老四雖是庶子,但有一定的能力,也有志向和野心,安曦元需要的,正是老四這樣的跳板。

與其說安曦元幫扶老四,還不如說安曦元借助于老四,想要實現的是她自己的抱負。

老四為愛鋌而走險

安曦元懷孕后,找穩婆看了胎,穩婆說是兒子,安曦元以為只要給新川主生下長孫,她和老四就會勝券在握。

胎象穩定后,安曦元愈發囂張,她背地里設計老六和李薇,讓老六夫婦自亂陣腳,和夫人知道了安曦元的所作所為,逼著安曦元抄經書靜心。

和夫人說:

「抄了經文,心不外馳,妄想才能漸息,善惡皆在一念之間,懷娠者若不能積德,禍福都將與子息同在。」

然而和夫人的教誨,不僅沒有叫醒安曦元,反而讓安曦元惱羞成怒,安曦元受夠了這樣的屈辱,她惡狠狠地說道:

「我和少主都是庶出,一輩子被人踩在腳底下,若要是走不下去,我們的孩子,也會重蹈我們的覆轍。」

安曦元連夜寫了書信給老四送了過去,信里寫道:

「此際當斷則斷,與其日后追悔,寧我先負人,永絕后患。」

正是老四看到了安曦元的「表態」,才有了不讓郎中出城救老六的那一幕。

老四不忍心殘害自己的兄弟,安曦元卻讓他不要「婦人之仁」,鼓勵他將老六斬草除根,安曦元的狠毒,讓老四鋌而走險。

安曦元既是老四的夫人,也是老四的軍師和謀士,老四所有事情都要詢問安曦元的意見。安曦元指揮著老四「奪嫡」,老四只不過是安曦元的傀儡而已。

老四被新川主敲打后,心里害怕,決定收手,安曦元卻利用腹中的胎兒,絕地反擊。

安曦元喪心病狂

安曦元有多狠?

她讓穩婆給自己催產,讓孩子正好在新川主生辰那天出生,想以此博取新川主的歡心和關注。

老四擔心催產太危險,安曦元卻說自己的身體會恢復,孩子也會和她有一樣的追求。

老四問安曦元,萬一生的不是男孩怎麼辦?

安曦元胸有成竹的說:

「沒有萬一,他必須是男孩,就算他不是,我也能讓他是。」

安曦元不僅安排了催產,連「貍貓換太子」的后路都選好了,她為了權位已經喪心病狂了。

安曦元如愿在新川主生辰那天生下了兒子,老四抱著孩子請新川主「賜名」,新川主委婉拒絕,隨后找穩婆盤問了清楚。

新川主對老四說:

「安氏強行催產,穩婆已經招供,孤不能任由這樣的禍水留在你的身邊。或許,得給你換一個夫人!」

簾子后面的安曦元聽到這番話,不由得捏了一把冷汗,上位的美夢立馬就醒了,她才知道自己的野心,給老四帶來了多大的危險。

老四為了保護安曦元,主動攬下了所有錯誤,他寧可被流放,也不肯休妻,老四跪在地上說:

「她是我的妻子,對于兒臣來說,妻是相濡以沫的人,不是隨意獻祭的貢品。」

老四對安氏的態度,反倒讓新川主覺得老四還算重情,新川主對他說:

「你有此等真心,若能用在其他的人和事上,方能長久。」

老四和安曦元斷了「元儲」的念想,決定好好撫養兒子長大,不再覬覦不屬于自己的東西,至少余生他們還有彼此陪伴,比起皇位,夫妻間的真情更難能可貴。

李薇被扶正

《卿卿日常》同樣是選秀進宮,嫁給庶子,李薇和安曦元,做出了截然不同的選擇。

新川主說安氏是禍水,卻主動提出將李薇封為六少主的正室,新川主對李薇的認可,源自李薇骨子里的正直和善良。

安曦元教唆老四走歪門邪道,李薇卻讓老六變得更好,安曦元和李薇的差距,一目了然。

老六原本在宮里不受重視,只能韜光養晦,等待施展才華的機會,他從小沒得到過父母的寵愛,在感情上沒有安全感,因此外表冷淡,不近人情。

李薇的出現,讓老六找到了家人的感覺。

李薇不僅用食療治愈了老六的胃疾,還用她的天真爛漫,改變了老六的為人處世態度。

在李薇的牽線搭橋之下,和夫人與老六敞開心扉,母子和解,徹底解開了兩人的心結;李薇和少主夫人們走得近,老六也因此和幾位兄弟來往變多。

有了李薇,老六不再癡迷于下棋和權術,而是慢慢走出了自己封閉的空間,融入了周圍人的生活。

李薇的活泛熱情,深深感染了老六;李薇真誠待人,沒有城府,撫平了老六的孤獨,改變了老六冷清的性子。

李薇從來沒有要求過老六做他能力之外的事情,她最大的愿望就是他能健康平安。

李薇說:

「是不是個人物,得看能否為百姓謀福祉,與婚嫁有何干系,心懷圣意之人,即使出生在雞窩狗舍,也能成就一番大事。」

西北受災,安曦元和李薇的做法,早已暴露出兩人的差距。

李薇默默捐了錢,沒有聲張,而安曦元大張旗鼓募捐,為老四提高名聲,安曦元和老四做的是面子工程,李薇和老六才是低調做實事的人。

李薇從小生活在父母恩愛的家庭里,她對物質要求不高,格外看重夫妻間的真情實意,安曦元直到最后才明白,平平淡淡,安安穩穩,就已經是來之不易的幸福。

寫在最后

《卿卿日常》劇中,新川主問老四:

「孤記得你小時候也是安靜內斂的性子,是什麼改變了你?是孤讓你掌管戶政司,還是安氏懷娠?」

其實早在安曦元「挑上」老四的那一刻,就已經改變了老四。

安曦元激起了老四的野心,潛移默化影響了老四,老四深愛安曦元,死心塌地為她博前程,可老四卻沒有想過,勾心斗角并非是他想要的生活。

好女人可以讓男人收心,讓家庭和睦,改變三代人的命運;而道德敗壞的女人會讓家門不寧,禍亂頻出。

有位作家說過:

「妻子的認知,藏著孩子的未來。一個家庭,家風優良的最大的特征是子女出類拔萃,有錦繡前程。都說丈夫是一個家的頂梁柱主心骨,那女人就是一個家外在的門面和內在的風水氣數。」

女人可以有野心,但安曦元不該把自己的野心強加在尹峻的身上,安曦元沒有元英的能力,尹峻也不如尹崢優秀,看清自身的水平,才能找準自身的定位。

新川主給長孫起名為「澈」,是對尹峻和安曦元最大的警醒。

人一旦有了雜念,人生就會變得污濁,唯有保持內心的清澈通透,才能從容應對歲月的風雨洗禮。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