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歌行》:壞人浮出水面,做了一件事,改變3人結局

古月 2022/12/31 檢舉 我要評論

《月歌行》講的是披著四個馬甲的陸離和目前還是凡人的柳梢談戀愛的故事,堪稱又一部仙俠的魔幻大作,從特效上華麗夢幻,從情節上,到目前為止已經上映了大半了,情節跌宕起伏,不得不感嘆導演對節奏的把握。

在人物設定上,你不得不關注一下男二,白衣妖君的弟弟阿浮將軍,初見就一身黑衣,但看在五官上我準備待定,畢竟他是因為救族人被獓狠重傷,但越看我越心塞,妥妥一白切黑,但這人出場也是黑的,只能說我甘拜下風。

01 解除寄水族詛咒

阿浮將軍之所以會做出種種瘋狂的舉動,根本原因或許是出于好意,都是為了解除澤水仙子對寄水族的詛咒,能夠讓族人逃離「以水而生,離水而亡」的囚禁一般的命運,能過自由地行走在陽光下,這也是阿浮將軍的兄長白衣妖君的心底的心愿。

可以說這兩兄弟做了許許多多的事都是為了這個終極目標服務,但他們所行駛的手段卻千差萬別,一個在勤勤懇懇地找澤水仙子的繼承者,求得原諒,解除詛咒,一個要劈開四季碑,放出月光上神的邪魔的半顆心,禍亂三界,以此解除詛咒并達到稱霸妖界的目的。

02 用心險惡修補蝕骨瑟

柳梢成功拔出抱月劍,但柳梢的靈力卻與抱月劍的靈力相沖突,無時無刻不在被抱月劍所反噬,又被盧笙與白鳳誤導,陸離接近柳梢所為全是抱月劍,既傷身體又傷心。

白衣妖君是個溫和端莊的君子,通過贈與柳梢的小墜子找到柳梢并把柳梢帶回寄水族,哪怕白衣妖君以自身的妖元修補柳梢身上的反噬之傷也無濟于事,本以為會看這柳梢死亡,這是用生命從師父半妖盧笙那里帶回消息,

蝕骨瑟有強大的自愈的神力,陸離與白衣妖君當即一拍即合,白衣妖君給陸離自己的部分水元,用痛苦感知蝕骨瑟的位置,在陸離找到蝕骨瑟的前夕,柳梢在白衣妖君的幫助下來到陸離的身邊,解開了誤會。

但柳梢被蝕骨瑟的殘留的澤水仙子的怨念所控制,殘留的澤水仙子的怨念希望控制柳梢殺了陸離,柳梢在于蝕骨瑟的殘留的澤水仙子的怨念做斗爭中將蝕骨瑟的一根琴弦,為了修好蝕骨瑟的,更為了能夠養好柳梢身上的反噬之傷和修好四季碑。

阿浮從半妖盧笙那里得知,除了萬年前的澤水仙子的發絲還可以用妖王一族的靈脈,在兄長白衣妖君選擇抽取自己的靈脈時,阿浮就將自己身上的靈脈抽取出來,用一番大義凌然的話,打消兄長的疑慮。但阿浮將軍真的是這麼無私奉獻的人嗎?

03 放出月光上神

為了釋放出月光上神,禍亂三界,阿浮將軍可謂是用心險惡,仙居為了修補好四季碑可謂用心良苦,找來柳梢彈奏蝕骨瑟修復四季碑。

但由于蝕骨瑟的一根琴弦是出自阿浮將軍身上的靈脈,阿浮君就可以通過這個琴弦控制,蝕骨瑟彈奏的曲目由婆娑曲變為妙音魔曲,具有殺伐征戰之力和破壞之力,不但無法修復四季碑,反而會讓四季碑的破壞加劇。

本來半妖盧笙和阿浮將軍準備通過噬魂咒讓陸離拿起抱月劍件劈開四季碑,但陸離為了保護自己心愛的人和武揚侯同門人性命,選擇拿起抱月劍和大妖獓狠同歸于盡,這才讓阿浮將軍的算盤打了空,不然放出鎮壓在四季碑下的邪物,三界的后果不堪設想。

可以說劇中小角色的作用不容小覷,往往就是不經意間推動了整個劇情走向,改變了他人結局,給男女主帶來阻礙的也往往是他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