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番外,少商膽子大了,公然說不想凌不疑

wang 2023/01/09 檢舉 我要評論

次日,天剛蒙蒙亮,少商便被凌不疑送到了皇宮內。

少商小心翼翼地來到了永樂宮,皇后娘娘正等待著她。她給皇后娘娘請過安后,便乖巧地待在一旁,等待著皇后娘娘指令。

宣皇后看著乖巧的少商,忍不住贊道:「多乖巧的孩子,若是孤的孩子也如同你這般討人喜,那孤做夢都能笑醒。」

「娘娘莫要笑話臣婦了。臣婦自小便不是一個省心的主,阿母平日里為臣婦操了許多心。」

「孤不會看錯人的,你雖頑皮,卻心地善良。莫要妄自菲薄。陛下向來喜歡逗弄孩子們,你也不要在意,就權當進宮陪我聊聊天。」宣皇后和藹可親地說道。

「正所謂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娘娘盡管教導,少商定會用心學習,不會有任何怨言。」

宣皇后見少商信誓旦旦地應允,便也不再拒絕,派人替少商準備了書案,開始了耐心的教學時光。宣皇后為人和善,她并沒有向少商傳授那些死板的禮儀,而是找來了自己年少時期喜歡讀的書,與少商一同讀了起來。

少商原本以為宣皇后會讓身邊的嬤嬤狠狠地教導自己,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宣皇后會與她一同讀書。她這個小心臟呀,說不出的激動與喜悅,喜滋滋地拿起宣皇后替自己選擇的書籍,認認真真地讀起來。

雖然書很鼓噪無味,甚至有些詩詞她不懂,可她卻依舊很興奮。誰能想到呢,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居然會陪著她讀書,這簡直就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少商沉浸在自己的喜悅之中,早便將凌不疑拋之腦后。

兩個時辰過后,少商卻再也堅持不下來,有些昏昏欲睡。之前的喜悅,也在鼓噪的讀書生涯之中消磨殆盡。她偷偷地瞥了一眼宣皇后,見她依舊專注地讀著書。她不禁暗暗佩服,怪不得皇后娘娘氣質如此出眾,與她酷愛讀書應該有些關系。

從前,她只覺得阿母是一個極愛讀書之人,如今看來,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宣皇后看見少商直打瞌睡,柔聲問道:「累了嗎?累了便休息一下,先吃點糕點。」

宣皇后的問候,讓少商立刻精神起來,她尷尬地笑了笑,不解地問道:「皇后娘娘,陛下讓我跟著你學禮儀,你為何只教我看書呢?」

「讀書而知禮,有些事情,刻意去教,反而會引起反效果。只要認真讀書,自然而然,便會懂了。」

「娘娘,您真好。小的時候,我阿母便刻意教導我們禮儀,學不好,她便會懲罰我們。可她越是懲罰我們,我們便越不愛學習。」少商覺得皇后娘娘的教導真的是太合她的心意了,學習嘛,就是要讓孩子先產生興趣再去引導,強加給孩子,誰會愿意學呢?

少商越想越開心,越看宣皇后越喜歡,兩眼冒光,一副崇拜的模樣。

宣皇后見少商乖巧聽話,亦是越看越喜歡,兩人一見如故,惺惺相惜。

許是兩人交談太過于暢快,猶如片刻間,天便黑了下來。宣皇后看著少商興奮沖沖的小模樣,問道:「你已經在宮里陪我一天了,有沒有想子晟呀?」

少商小臉微紅,嬌嗔道:「皇后娘娘,您怎麼也開少商的玩笑呢?」

「難得看你害羞,看來是真的想念子晟了?」

「沒有,我才沒有想他呢?我巴不得留在宮內,陪娘娘呢。」

宣皇后瞥了一眼宮門外的凌不疑,打趣道:「我可不能留你,接你的人來了。」

少商順著宣皇后的目光望去,只見凌不疑正站在永樂宮門口等她。

她嬌羞地笑了笑,與皇后娘娘辭別,隨著凌不疑離開了皇宮。

馬車上,凌不疑正襟危坐,試探性地問道:「一天未見,你從未想我?」

少商見事態不好,心虛地說著:「我總不能當著皇后娘娘的面說想你了,怪難為情的。」

「當真?」

「千真萬確。」

「嫋嫋,不許騙我。」

「我怎麼可能會騙你?不過,你也不許騙我。」

「好。」

寥寥數語,雙方便許下了毫無誠意的誓言,當然,凌不疑對少商說并未想他依舊耿耿于懷,以至于夜間,顛鸞倒鳳之時,他報復性地拉著她,多體驗一回。直到少商求饒,他方才放過她。

小肚雞腸,非凌不疑莫屬。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