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 番外篇 阿飛又領十軍棍,霍不疑轉頭找程少商解釋

不加糖 2022/10/23 檢舉 我要評論

給思想一片飛翔的天空,影視番外小劇場帶你走進不一樣的天空!

夜空繁星閃爍

巡營的士兵舉著火把例行巡邏,偶遇遛彎的程娘子。

「程娘子好」為首的士兵拱手問道。

「嗯~~~~」少商點頭回應,「我問問你們 嗯…算了,無事,我出營賬走走」說完大步走開。

「你,去, 稟報霍將軍 ,就說 我們例行巡邏遇見了程娘子。」

「是。」說罷那士兵一溜煙的跑開了。

少商漫無目的的在軍營里走著,回憶起四年前霍不疑準備出發征戰壽春時,她喬裝潛入磐磬大營,給他送禮物,他與她在這同樣一片星空下允下諾言:白頭偕老、生死一處,那時的他們一起憧憬著未來,幸福近在咫尺;忽而又想起在杏花別苑時崔祐崔候對她做的鴛鴦翅膀各種吐槽,失聲笑了一下,轉而又神情落寞……

時間如白駒過隙,如今星空依舊,卻物是人非~~~

少商攏了攏披風,揚著脖子深吸了一口氣,頓時感覺上到天靈蓋下到胳膊腿都冷到振顫,正想轉身回營,卻遇上了一路小跑過來的梁邱飛。

說來也奇怪,這西北既然這般苦寒,為啥他還是壯碩無比,和四年前一般無二?少商定定的看著梁邱飛心里默默地埋怨著。

「少女君是不習慣軍營里的床榻?還是想找少主公?少主公他正在審問今日活抓的土渾哈,不過少主公有吩咐過,如若少女君有事盡管吩咐我做就行。 」說罷梁邱飛拍拍胸脯自信滿滿。

少商癟癟嘴,看了他一眼;「什麼事都可以?」

「嗯,是的」這次梁邱飛的回答更加肯定。

如果我做好了少女君吩咐的事少主公定然會大大的嘉獎,到時候就可以在阿兄面前好好炫耀一番,省的他次次嘲笑翻白眼。他越想越開心越想越得意便咧開嘴憨笑的如同路邊的二旺,把站在對面的程少商晾了個透心涼。

「你們這些年在西北過的如何? 」

「我們過的還行,」梁邱飛聽到是這問題又開始咧嘴傻笑 。「那蠻夷都被我們打怕了,應該很快就能投降,打仗這方面我們少主公是真真的厲害,陛下隔三差五就書信過來表彰少主公呢!」邱飛無比崇拜的模樣講述著。

「唉~問他等于白問 。」少商嘆了口氣,不打算聽他說下去了

「陛下每年都會送來很多賞賜和嘉獎,看得出來陛下和三皇子十分關心少主公。我們剛到這西北時,少主公傷勢未愈,十分虛弱,當地有一豪族——就是那賈家,送了一處豪華的大宅子供少主公居住,誰知少主公卻一心要住到荒郊野外的養馬地去,如若不是崔候一哭二鬧三上吊,說對不起過世的霍兄和霍夫人,不然他也不想活了,這才讓少主公妥協住到了一處清凈的老舊大宅中。」

「可是我上次住的崔府?」

「不是,之前少主公帶少女君———」

少商咳嗽一聲提醒他注意用詞

「之前少主公帶程娘子住的是崔候的府邸,少主公自養好傷之后就常駐軍營,沒在去過了那座宅子了。這麼些年少主公也不愿建屋,只與將卒們混住在一處;然而將卒們都能三年一換防,少主公卻在這寒冰地獄般的邊疆自苦了四載 」阿飛邊說邊偷偷瞟了一眼程少商 ,看到程少商臉上一閃而過的心疼模樣,便一鼓作氣繼續說道:「不過還好這西北有駱娘子,上次少主公身受重傷又高熱不退,險些喪命,還是那駱娘子找來了醫侍替少主公看病,又衣不解帶的照看,這才撿回來一條命啊!在戰場上……」梁邱飛激動的還想聲情并茂的說多一些卻被程少商無情打斷。

「 好了,這天感覺也沒那麼冷了,我也乏了,這就睡去了.」說完就利索轉身離去。

「哈?哦!」梁邱飛用手撓了撓頭,我說錯了什麼嗎?怎麼感覺少女君好像滿臉不悅?

這邊霍不疑剛剛審完吐渾哈與烏閭禪,隨即梁邱飛入賬拱手說道:「剛剛巡邏的士兵來報說遇到了少女君,我就去看了看,少女君居然問我 我們這些年過的如何?我便事無巨細的把我們這些年吃的苦說與少女君聽,少女君聽完先是心疼后來又不點不悅,少主公,難道我講的不夠好?」梁邱飛滿臉問號的看了看他哥又看了看霍不疑。

「你對著程娘子說了什麼?事無巨細的再說一遍。」梁邱起特意把事無巨細說的重了些,瞪著眼看著那不省事的傻弟弟。

霍不疑也很好奇,認真的看著梁邱飛表演。

……………

「來人,拖下去,十軍棍 」霍不疑氣不打一出來,吩咐完之后起身準備去找程少商解釋。

歡迎進入充斥著復雜情愫、自由氣息及獨特品味的影視番外小劇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