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周生如故》:時宜到死都不知道,周生辰到底有多愛她?

古月 2022/12/07 檢舉 我要評論

如果古裝虐戀有天花板,《周生如故》一定是我的首選。

這部電視劇,由墨寶非寶的小說《一生一世美人骨》改編,看了很多遍,我忽然發現了一個真相。

原來真正的愛,不是非你不可,而是愿你平安喜樂。

我從來沒有想過,戰功赫赫的小南辰王周生辰,會為了愛人放下手中的劍。

我也不敢想,如果他知道,放下劍后心愛的時宜會那麼委屈,他還如此選擇嗎?

他們的愛情,那麼動人,又那麼遺憾,時宜到死都不知道,周生辰曾經那麼刻骨銘心地愛過她。

1.你既有婚約,我怎會毀你清白?

長夜破曉,三軍齊出;狼煙為景,黃沙襲天,這就是真正的周生辰。

異姓王爺周生辰,坐擁十萬大軍,戰功赫赫,為了讓帝王相信,他立志報國,一生不娶妻、不生子。

可遇見漼時宜時,他卻沒忍住,動了心。

時宜生于豪門中,活在規矩下,她是周生辰徒弟,小名十一,因家族緣故,與他人有婚約,所以,周生辰的喜歡,是克制的。

他對時宜的喜歡,在潤物細無聲的風里,也在,祝她平安喜樂的瑣碎生活里。

時宜喜歡讀書,王府里面的藏書閣,便成了她最快樂的地方。

時宜看書睡著在師傅跟前,他不忍她挨凍,又為了避嫌,給她蓋上大衣,抱她回房,看她入睡。

他會帶時宜看軍隊,會讓她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南辰王府的時宜,是無拘無束,自由自在的。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她的快樂都是周生辰給的,她也不知道,他對她的愛發乎情,止乎禮。

既然明知你有婚約,我又怎麼可以自私毀你清白?

熱烈的愛很常見,克制的愛卻難得。

周生辰喜歡時宜,所以他壓下了心里的悸動,只給她無憂無慮的歡樂,只要她是幸福的,他做什麼都可以。

2.喜歡你,怎會輕易給你許諾?

電視劇中有一集,在亢龍書院,時宜問周生辰為什麼不給她承諾。

周生辰想了想,慎重地說: 「對于戰士而言,承諾比性命更重要。」

但他還是給了時宜承諾:如果他死,會托人告訴她,他死在何處?死在何時?

后來的他,實現了承諾,可這承諾,對時宜來說,卻是致命一擊,曾經的歲月有多甜,那一刻的時宜就有多苦。

他們曾同桌而食,時宜給他夾菜;他們曾泛舟湖上,兩人互訴日常;他們曾同飲菊花酒,互不嫌棄。

時宜會因為別家姑娘,叫師父上船難過,沒忍住去宣示主權,就連別人說他們是一對夫婦,兩人也默認了。

當有人問時宜可有婚配,她轉頭看了師父一眼:我沒有婚約,可是我心屬一人。

周生辰給時宜的承諾,其實一直都在,他的承諾是用生命完成的。

時宜可能一直不知道,為什麼師父出征前從不回頭看,因為不回頭,便是不盼歸期,不見牽掛,這樣才能不畏生死,舍命沙場。

盡管如此,周生辰帶給時宜的,永遠是王軍捷報,于是她安心等待。

歲月雖漫長,可只要心中有掛念,便有所期待,時宜便是如此。

周生辰懂時宜,每一封捷報,都是他給時宜的安心。

為了自證清白,周生辰受剔骨之刑,三天三夜,沒有一聲哀嚎,只剩被折磨得不成樣子的軀體,被蓋上了白布。

不輕易許諾,但許了諾言,就用了生命的代價,周生辰的諾言,價值千金,他對時宜的愛,更是比千金珍貴。

他沒有宣至于口的承諾,其實更珍貴,時宜喜歡的,他盡量滿足,她想要的,只要他能給的,一概給她。

不輕易許下諾言,正是因為愛,看一個人愛不愛你,不要聽他說了什麼,要看他做了什麼,周生辰對時宜,足夠了。

3.喜歡是平等,也是相互尊重

廣陵王也愛時宜,可情愛讓他瘋狂。

他為了能讓時宜一直在他視線里,不惜將她囚禁在后官,像養金絲雀一樣。

愛而不得,或許是對廣陵王最好的形容,他愛時宜,可是,他愛一個人的方式,終究是錯了。

他的愛是一種病態的愛,他想把她占為己有,可是真正的愛是雙向奔赴,一廂情愿就要愿賭服輸。

真正的愛不是臣服,是平等是尊重。

周生辰給了時宜尊重,他在乎她的心情,盡力滿足她的要求。

他會關心她,給她安全感,會帶她吃好吃的,會陪她去青龍寺。

時宜在上香求平安時,有人說:「里面上香的應該是王妃,外面這位應該是王爺在等她的王妃。」

周生辰笑了,這一刻的他,應該是開心的吧。

時宜拜師之后,兩人行走,周生辰在前,時宜在后,因為前者為尊。

而后二人并行,在周生辰心里,已經把她放在平等的位置,喜歡是平起平坐,而不是居高臨下。

時宜回家見阿娘時,周生辰走在她身后,他不再把自己當成王,而是和心上人一起回家見父母的后輩。

周生辰雖是外姓王爺,但位高權重,可是,他卻把所有的偏愛和例外,都給了時宜。

在送時宜回府時,他向時宜母親行晚輩之禮,時宜母親滿是震驚,從未行禮的王,竟然給她行了兩次晚輩之禮。

這是為何?不過是心悅時宜罷了。

因為喜歡,才能放下身份,不僅給愛人平等和尊重,連她的家人,也成了他的例外。

周生辰最可貴的地方,不是在于他給了時宜多少東西,而是在于他一直給她充分的尊重和平等。

他不會強迫她,不會限制她,不會讓她按照他的想法行動,在周生辰面前,時宜是她自己,這才是一個女子想要的愛情吧。

遺憾的是,周生辰的愛意,還是消失在風里,消失在女子從城墻一躍而下的決絕里。

重溫《周生如故》,我還是被虐得心疼。

周生辰一直暗暗喜歡著時宜,只是他不知道。

時宜要的是,一直陪他到地老天荒,到天下太平,到完成他的夢想——愿國土之上,再無百里硝煙,北陳百姓安居樂業,人間炊煙不斷,千里綿延。

后來的后來,周生辰沒有失信,兌現了承諾。

十一送周生辰出征時說:「愿師傅,不負萬民,所向披靡」。

本以為是一次簡單的告別,可她等來的是一封血書 :「辰此一生,不負天下,唯負十一。」

周生辰知道十一再也等不到王軍捷報了,便給了她最后的一封信,作為回應,表明了他的態度,也表明了他的心意。

這十二個字,是周生辰的表白,也是他給她最明確的愛,我這一生,唯一辜負的不過是你而已。

如果真的有來生,我想,也許周生辰不會放下手中的劍,會不顧一切去愛十一生生世世吧。

那個南辰王府的十一,拜別父母,從城墻上,一襲紅衣,一躍而下,只愿下輩子,她所愛之人,能與她共白頭,也算是不負這一生的愛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