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圖緣》解析步音樓為什麼害怕、排斥慕容高鞏?不僅僅是不愛

古月 2023/01/11 檢舉 我要評論

看王鶴棣、陳鈺琪主演的《浮圖緣》,從開始對「燈籠王爺」福王的稍許同情。

甚至對于他從年少時期就愛慕步音樓這件事情,為此不惜折辱自己去救步音樓,感受到他的一片癡情。

但漸漸深究發現,從福王到萬歲爺的慕容高鞏,從一開始就不是那麼簡單,步音樓對他的害怕、排斥,不僅僅是因為不愛那麼簡單。

慕容高鞏一出場在他身上的標簽就是「燈籠」和「唯一」。

「唯一」是指在激烈的皇權斗爭中,他是唯一幸存的王爺。能夠活下來保住性命,有一個福王的稱號,即使是虛名,也足見其不簡單。

而「燈籠」是說他的忍耐程度,在外人眼中,他是一個整天沉迷于做燈籠的「廢柴」王爺,是外人所不齒,根本沒有尊重可言,他也甘愿活得極度窩囊。

這些都能夠理解,畢竟扮豬吃老虎也是一種能力,為人所詬病的還是慕容高鞏突破底線這種事情。

堂堂一個王爺,隨隨便便就給侍衛下跪,雖然初衷是為了救下步音樓,不要覺得這種沒有底線的愛是最值得感動,他可以沒有底線去愛你,也可以沒有底線去傷害你。

慕容高鞏后面種種行為也證明這一點,隨著嘗到權力的滋味,他連愛慕步音樓的那種難得的情感也演變成了一種私欲。

步音樓一開始對福王是敬而遠之的態度,后面當福王成為萬歲爺的時候,表現出來的更多是害怕和排斥。

在于慕容高鞏真正的本性暴露了出來,他不再裝傻充愣扮豬吃老虎,而是老虎吃人了,也在試圖擺脫肖鐸的控制。

「殺人」是步音樓害怕遠離他真正的原因,說明他暴君的潛質正在逐漸被激發出來了。

如果說害死侄子是屬于誤殺,但他對侄子的死沒有愧疚,甚至沒有后悔,只有害怕,當時還是福王的他害怕到底該怎麼辦,說到底是擔心自己的安危。

肖鐸把慕容高鞏扶上皇位后,他的本性也暴露出來了,越是看似懦弱、窩囊的人對權力和地位的向往越是深重,就像掙脫束縛一般,猶如脫韁之馬。

而他對步音樓的愛慕之情,也隨之變了味,他口口聲聲把自己說成一個癡情男子,可是他是怎麼做的?他不在乎外界對步音樓造成的傷害固執要封她為妃,不在乎步音樓的情感需求,甚至不去過問她是否心甘情愿,只會一味強求,甚至是最后逼迫。

步音樓對他只有害怕。上元節慕容高鞏對待要謀取他江山的奸細,竟然瘋狂到控制不住情緒親手亂劍砍殺,他已經處于一種瘋癲的狀態。

最后的神情是,嘴角上揚,眼神露出兇狠個,他還說「殺人」是為了保護步音樓,把自己的欲望歸咎于愛人身上,好像給人的錯覺是,都是步音樓的錯。

步音樓,更像是他發泄欲望的一個借口,他不承認自己的兇狠,也不承認自己貪念權勢,只是把一切歸咎于他要保護步音樓,所以不得不這樣做。

慕容高鞏從開始的懦弱、窩囊,到后面的虛偽、卑鄙、無恥,在于他沒有原則底線,可以隨著欲望變成一個徹底偏執的人,而被這樣的人喜歡,怎麼會感到不害怕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