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原著:文比不過袁慎武比不過凌不疑的樓垚,才是「狠人」

古月 2022/11/23 檢舉 我要評論

少商前后有過三任未婚夫——樓垚、凌不疑、袁慎。

但我真的很喜歡樓垚。如果讓我選丈夫,凌不疑和袁慎都一邊去吧。因為凌不疑和袁慎心里都背著太多的負累,無法全心全意去愛一個人。而樓垚喜歡上一個人,就恨不得立刻把她娶回家。

其實一開始樓垚身上有一個致命的缺點。他雖然正直善良,但卻過于懦弱可欺。大事來臨的時候缺乏擔當,這也是很多人認為他配不上少商的原因。

樓家大房一直壓著樓家二房,樓犇尚且知道反擊(雖然方法不對,但至少有男人的氣性),但是樓垚除了堅持與少商的婚事時,有一點硬氣以外,其他時候就過于沒有男子氣概了。

但是, 樓垚的人設是成長型的,正是由于他的不完美,才造就了他成長路上的「完美」。

敢愛敢恨,正直坦蕩

凌不疑曾經當著少商的面評價樓垚: 「其實我很是欣賞樓垚,他雖才具平常,但卻光明磊落,端正守禮。」

在感情上,論光明磊落和敢愛敢恨,袁慎和凌不疑怕是都比不上。而且在這兩點上,袁慎和凌不疑,跟樓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上元節燈節那夜,凌不疑、袁慎和樓垚都對少商一見鐘情。

袁慎拋出繡球被程少商立即拋回,身負振興家族之責,他反而想著如何把少商教導成,自己喜歡的「宗婦」樣子。

弗洛尹德說:成熟的愛,是我愛你,所以我需要你;不成熟的愛,是我需要你,所以我愛你。

因為袁慎為了家族的某些「需要」,反而讓他在感情一事上猶猶豫豫。「一子慢」滿盤皆落鎖。而在少商與樓垚退婚后,他的「第二子」又慢了凌不疑一步。此時,他非但沒有抓緊機會,對少商吐露心聲,反而像個「醋王」一樣,對少商的選擇多次「譏諷嘲笑」。

袁慎種種自欺欺人的做法,注定讓他和少商擦肩而過。

凌不疑第二次是立刻抓緊了機會,但卻用力過猛——以權勢「逼迫」少商,不得不答應他的「求婚」。雖然后來少商還是愛上了他,但他這種不光明磊落的做法,還是給二人的感情埋下了第一個雷。

而這第二個雷:便是凌不疑瞞著少商,他是霍不疑的真實身份。在感情中,這屬于赤裸裸地「欺瞞」。

最最關鍵的第三個雷:是凌不疑瞞著少商,獨自為霍氏全族報仇,且面對少商的勸阻和救援,凌不疑全然不顧,完全拋下了她。危難關頭的「不信任」,便是二人感情中的第三個雷。

「逼迫」、「欺瞞」、「不信任」,個個都是感情中的禁忌,當這三個雷一起爆炸的時候,少商自然對凌不疑「哀莫大于心死」。(這里實在忍不住吐槽,電視劇大結局中,凌不疑和少商復合的轉折,顯得過于輕率,和原著中的一些經典名場面,實在差別太大)

而樓垚發現自己喜歡上少商以后,堅決跟何昭君退了婚,然后立刻追隨少商的腳步,前往驊縣。即便是少商明確地拒絕,他仍然鍥而不舍,換得了和少商坦誠相處的機會。

在這個過程中,他從來不在意是否會得罪何家,也不在意別人如何議論他,因為她滿心滿眼都是少商。他只知道,他喜歡少商,就要呆在離她最近的地方,就要盡力去爭取。

這一點,袁慎和前期的凌不疑,是無論如何也做不到的。

在感情中,最可貴的就是敢愛敢恨和光明磊落;最忌諱的就是畏首畏尾和自欺欺人。

樓垚是前者,而凌不疑和袁慎是后者。但凡清醒一點的女人,都知道怎麼選,何況是少商。

心胸開闊,不會因逆境遷怒他人

樓垚和何昭君成親,從樓犇犯下的大罪中脫身外放后,少商和凌不疑曾經去看樓垚。

那時候少商就對樓垚說: 「阿垚,你雖身處逆境,但并未氣餒頹唐。任一地父母,造福一地百姓,如此心性寬宏,我,不如你。」

面對同樣的逆境,樓犇、王延姬和樓垚又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樓家二房被大房拼命打壓排擠,樓犇因此生出怨恨,通敵叛國,采用十分極端、惡劣的方式,來對抗這不公平的命運。他機關算盡失敗后,只能當眾拔劍自刎。

而樓垚面對這種打壓,不但沒有心懷怨恨,而且依舊奮不顧身去愛想愛的人;哪怕是面對何昭君的嘲笑和看不起,他依舊心懷坦蕩,從未在外人面前出言詆毀她。

樓犇死后,王延姬偏執地把丈夫的死,歸咎到凌不疑、袁慎和少商身上,在愛中沉溺的她卻忘了,他們三人只是替天行道而已。

反觀樓垚,他雖然對兄長的死傷心難過,但卻從未真正的責怪過任何人,因為他知道這一切只是兄長咎由自取,旁人不過是幫他,早點結束這個錯誤而已。

樓垚得以從樓家的大禍中脫身,從深層次來說,不是因為何昭君身份特殊,也不是因為少商的求情,就只是因為他這個人「值得」,而閱人無數的皇帝,看清了這一點。

腳踏實地,活在當下

樓垚去往外放地姚縣(原著中是姚縣,電視劇改成驊縣,無力吐槽)以后,利用少商當初在驊縣畫的圖紙,鼓勵農桑,興修水利,姚縣的人丁繁衍,糧賦累積,在全國的小縣城中名列前茅。

在事業上,樓垚作為一方父母官,頗有他的父親樓濟之風,相信只要他腳踏實地地做出政績,被提拔只是早晚的事情。

在婚姻家庭上,樓垚在感情中經歷了一番磨難和打擊后,也終于成長成了有擔當,有責任心的丈夫和父親。

經歷過家族大難的何昭君也脫胎換骨,早就不似以前的囂張跋扈,懂得了隱忍和為他人著想。 樓垚和何昭君的感情,也終于得到了升華,二人都相互愛上了對方。

樓垚終是腳踏實地、活在當下,一步一步地打出了屬于自己的一片天。

寫在最后

樓垚這種脫胎換骨的「狠」,恐怕是樓犇到死也想不到的吧。

袁慎、凌不疑的人設,離我們普通人太遠,樓垚的人設就剛剛好,沒有才華橫溢,也沒有雄心壯志,有些小缺點,但卻熱愛生活,愿意為了更美好的明天去努力。他真實存在于我們的生活中。

只要我們努力拼一拼,真的可以像他一樣,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

羅曼羅蘭說:「世界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就是在認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熱愛它。」

真正能夠登頂遠眺的人,永遠是那些心無旁騖,堅持著往前走的人。人生沒有近路可走,但你走的每一步,都算數。越勤奮,越努力;越熱愛,越優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