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番外:多年蹉跎,結婚趣事

不加糖 2022/10/17 檢舉 我要評論

給思想一片飛翔的天空,影視番外小劇場帶你走進不一樣的天空!

雖然是一場匆忙中辦的婚禮,但是在程家眾人和霍不疑的黑甲衛的鼎力合作下,這場名震天下的霍將軍在這座小城中的婚禮雖然不奢華,但是每一處都透露出了所有人對這場婚禮的上心。

這不僅僅是一場霍家與程家的婚禮,城中很多商家和平民家庭都自覺地拉起了紅綢,所以整個城鎮都散發著滿滿的喜氣。

程家眾人和霍不疑都是暫住,所以兩家的別院離得很近,在自家都能清楚地聽到對方家中的歡笑聲。相比程家,霍不疑這邊倒是安靜許多,畢竟都是一眾男人,而且還是軍人,不像平常人般打鬧,但是每個人臉上都帶著喜氣。倒是阿飛一直在旁邊叫著,「今日是少主公的大喜之日,大家不要再像平日里那邊沉默寡言,一個個都給我鬧騰起來。」

忙完外面他,他又操心起里面了。畢竟大婚之日,霍將軍自然也是要好好打扮下的。不過婚服是程家夫人一手包辦的,倒也不用太操心。其實五年前定親的時候霍不疑也曾穿過紅服,不過沒有今日這般通身紅色,原本一身肅殺之氣被這紅色映得倒是一臉的溫柔,再加上他嘴角止不住的笑意,今日可真真是無人能比的俊俏少年郎。

連跑進來的阿飛瞧見都傻了眼,這還是平日里的少主公嗎,終是沒有辜負他長得那一張臉。

少主公還特地站起身問他:「好看嗎?」嚇得他連連點頭,好看是好看,但是這樣的少主公也太嚇人了吧!不過霍不疑聽完他的評價,就走出門去準備迎親了,那步伐比平日里趕路還快。

一旁的程家也是如此,程家女眷一個個的都堵在程少商房中,都是給程少商的裝扮提意見的。萋萋是什麼貴重就往往她頭上戴,嚇得蕭元漪忙從女兒頭上往下薅。這是大母不在,又來了個萬萋萋。最后來回折騰終于惹惱了正主程少商,指明讓堂姊給她裝扮,不然過了吉時,她都不一定能弄好。

一切準備就緒,就等著霍不疑來接了。程少商不緊張也不是特別欣喜,她就是覺得這是一件早在五年前就該完成的事情,覺得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她還會玩笑地跟眾人說:「不知道這次是否能順利成親。」結果一出口立馬被眾人制止。

這是大家都避諱的事情,畢竟他們家這位四娘子可是經歷了三次定親都沒能順利成婚的人,這次他們明智地直接跳過了定親這一茬,直接成親,早成他們也早安心,誰知道拖下去會出什麼幺蛾子。所以他們成親的提議一出,沒有一人反對。

程少商等人來接的空檔,程始紅著眼睛過來跟女兒說話,「嫋嫋呀,成親了不能跟之前那般沒心沒肺,五年都不曾見我們一面,以后要經常回家看看阿父……」話還沒說完,腰間就感覺痛意傳來,是他家夫人。蕭元漪這是嫌棄他大喜之日盡說些無用的話,程始今天沒有如新婦的愿,停下不說:「你掐我干嘛,我們嫋嫋要出嫁了,我還不能說兩句了。」說完又重新對著嫋嫋邊抹眼淚邊訴衷腸。

蕭元漪無語,關鍵是,她也想說兩句呀,等他說完,那天都快黑了。

程少宮在旁邊勸父親:「父親放心,嫋嫋這出嫁的時辰我可是精心算過了,嫋嫋嫁過去那絕對是能把霍不疑收拾得妥妥的。」眾人都用不解的眼神看向他,算了半天原來是算這個呀!不過程始聽了倒是高興地拍了拍幼子的肩膀,「算得好,算得好,怎麼也不能讓那霍不疑管著我們嫋嫋。」

饒是程少商再平靜的心態,都被這氛圍弄得掉了幾滴眼淚,她一邊小心地擦拭自己的眼淚,一邊笑著和眾人說:「我這嫁出去又不是不回來了,放心,我肯定經常帶著霍不疑回家吃飯的。」

眾人停頓半刻,那倒也是不必。畢竟當初霍不疑逼著他們操練,影響他們食欲的印象太深刻了。眾人還在說話,就聽到外面的仆人邊喊邊跑:「霍將軍來了。」

這一聲打破了室內的溫情,程頌程少宮等人瞬間爬起來,都準備去堵門呢,可不能讓他們輕易娶走自家嫋嫋。

歡迎進入充斥著復雜情愫、自由氣息及獨特品味的影視番外小劇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