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星漢燦爛》原著:才知袁善見為了追求少商,花費了多少心思

wang 2022/11/12 檢舉 我要評論

在《星漢燦爛》這部作品里,最癡情的人就屬袁善見了。可奈何每次都被別人捷足先登,袁善見也只能感嘆一句:「一子慢,滿盤皆輸」,其中的失落不言而喻。也許是老天被袁慎的這片癡情所感動,終于給了袁慎一個機會。而這時的袁慎也牢牢抓住了這一次機會。

凌不疑出事后,少商和凌不疑就退了親,袁慎得到消息后,就第一時間出現在了程家。哪怕程家人不讓他見少商,他也會一直坐在客廳里等著。等到天黑,等到宵禁。程家人哪里遇到過這麼沒臉沒皮的人啊,拿他沒辦法,只能默認讓他見少商。

他一天往程家跑四次,比飯點還多一次,有時提著大包小包的禮品,有時空手就來。哪怕不說話,就算只是和少商靜靜地坐一坐,他也心滿意足。

后來,少商滿身傷痕地請入永安宮,這個不長眼的袁某人就跌跌撞撞一路跟了過去。沖她大喊:「我要娶你!你記住了,等我把蔡家的親事退了就來娶你,你這回不要再匆忙答應別人了!」彼時,他臉上還帶著蔡家打出來的血痕。

他已經錯過了兩次,這是難得的機會,他多麼害怕,他一轉身,她又成了別人的新婦,連個爭取的機會都不給他。此時的他已經不再講臉面與自尊。他愿意在這個桀驁不馴的女孩面前放下身段,求他給自己一個機會。

她不開宮門,他就幾個時辰幾個時辰地站在門外,站到別人議論紛紛,站到少商不得已放他進去說話為止。

袁善見這一等就是五年,所有人都知道他退婚是為了少商,程老爹見了蔡家人都自覺避讓,深感對不起人家。少商為了不讓父母難做,所以只要蔡家不原諒袁善見,她就不和袁善見定親。這一拖,就是五年。

這五年期間,袁善見不是沒有遇到對手,很多都很好打發,但有一個有點棘手,袁善見用了一點手段,才讓他從少商身邊消失掉。這人是虞侯的第十二子。據說起初他并不滿意自家老爹的打算,他覺得自己做駙馬都夠格,現在卻要去娶一個剛剛發跡人家的女兒,更何況少商還和凌不疑定過親。他心里很不滿。

可誰知,有一次,這虞十二郎在宮門口看見了倚坐在軺車上的少商,他看見少商蹙著眉頭郁郁不快的樣子,頓時覺得利劍穿心,柔腸百轉,瞬間覺得老爹的眼光頂呱呱,便十分殷勤地去程家拜見長輩。

對于這明目張膽地「攔路搶劫」,袁善見當然不會置之不理,很快,他就找到了這虞十二郎與大駙馬寡婦妹妹調情的信函,然后在某一個夜里,這些信件就神不知鬼不覺地被抖了出來,鬧得滿城風雨,虞侯只能上大駙馬家提親了。

這只是袁善見為了保護他的愛情,耍得一點小把戲而已。比這更厲害的他都做過,比如到處散播少商的壞脾氣,原著里有一段這樣的描寫:

「這五年里,她至少趕走了兩回來說風涼話的徐美人,罵退了三回企圖讓宣太后給自己撐腰的五公主,清查了五起永安宮不法事件,甚至陰差陽錯地抓出了蜀中僭王派來的一波刺客......據不確切,無根據的消息稱,有人曾見過程少商毆打恐嚇五皇子」

少商嚴重懷疑這些消息都是袁善見傳播的,目的就是嚇跑她的仰慕者。少商猜得沒錯,這些都是袁善見所為。為了勸退少商的追求者。

五年后,袁善見終于找到機會和蔡家和解。其實就是他幫了蔡家一個大忙,蔡家對他感激不盡,以往的事情就既往不咎了。袁善見覺得時機已經成熟了,可惜,凌不疑回來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