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塑料姐妹王姈、裕昌、樓縭狼狽為奸,為何王姈結局圓滿

古月 2022/11/25 檢舉 我要評論

王姈、樓縭、裕昌郡主一直跟少商作對,王姈、樓縭設計將程姎推到水里,少商趕去救差點也中了她們的計。

隨后王姈就因此和少商大打出手,害得少商回家差點被母親責罰,跑去萬萋萋家躲了好幾天。

在少商和樓縭的堂哥樓垚訂婚,少商和母親上門拜訪那天,樓縭更是對少商出言不遜,百般羞辱。

至于裕昌郡主,雖然沒有直接出手傷害少商,但是王姈、樓縭也是仗著她的勢,行事才這麼肆無忌憚。她后來得知凌不疑喜歡少商以后,仗著有她的祖母汝陽王妃撐腰,對凌不疑各種糾纏,是三姐妹中道行最深的「白蓮花」。

那這「整蠱少商」三姐妹到底結局如何呢?

樓縭

樓縭是樓太仆(樓經)的小女兒,雖然有些目中無人、驕傲蠻橫,嘴上不饒人,但人并不壞。她其實就是個從小在家里被寵壞了的小公主,認為所有人都應該為她命是從,偏偏遇到了個,怎麼也不肯聽話的少商,所以瞬間激發了她的所有斗志。

在少商和凌不疑的訂婚宴上,她又出言為難少商:「程少商!你好能耐呀,前腳和我堂兄退了親,后腳就搭上了十一郎,你,你對得起我堂兄麼?」

結果被少商幾句話懟了回去:「你堂兄另娶了,我就要終身不嫁。就算要嫁也該先傷懷上好些年,最好錯過花嫁之期,是不是?最后就算嫁了,也最好嫁個不如意的,躲在冷僻角落舔舐傷口,別走到人前來?喲,知道是我們程家為圓滿何將軍的臨終遺言,這才忍痛毀諾退婚。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程家欠了你們樓家呢!」

后來樓垚在外游歷的兄長樓犇,回到老家后設計了一場驚天冤案——銅牛縣縣令帶著兩千斤精銅投敵了(古代銅非常值錢)。

后來真相大白,樓犇串通彭逆大將馬榮,誘騙銅牛縣令顏忠將家人與精銅托付,然后盡數屠戮之,再指使馬榮賺開銅牛縣城,最后假作說服馬榮開城投降——二人里應外合,作下這一石三鳥之計!

樓氏二房這些年一直被樓太仆大房所壓制,樓太仆為了幾個兒子的仕途,一直暗中在朝堂上阻止樓犇、樓垚入仕,這些年樓氏二房受盡了委屈。

樓犇隱忍多年,終于走錯了路,兵行險招,犯下大錯。樓犇為了不連累家族當場自盡而亡,與此同時,皇帝將樓郡丞及膝下數子流放千里,并罷免了樓氏闔族的所有官職,勒令樓垚父親(原著樓垚父親沒死)立刻攜全家回原籍,閉門思過。

樓垚是唯一的例外,少商提前得知此事后,立刻修書給已經和樓垚成親的何昭君,讓她聯系以前和何將軍交好的老臣,請求皇帝看在何將軍幾乎全族為國捐軀,只留下女兒昭君和幼子的分上,對何昭君姐弟唯一的依靠樓垚網開一面。

皇帝為了安撫這些老臣的心,查明樓垚不知其兄的惡行后,不但沒讓他流放,還找了個小地方讓他做縣令去了,何氏余部可以隨行。樓璃也跟著去了。

樓縭本以為跟著樓垚外放后,可以過上好日子,結果樓犇的妻子王延姬,對丈夫的死懷恨在心,設計毒死了樓太仆夫婦。

樓縭痛失雙親,堂哥樓垚孩子都出生了,她為了守孝一直沒有機會嫁人。

人,總要為自己的長不大付出代價。只怕,這成長的代價你承擔不起。

裕昌郡主

裕昌郡主在得知凌不疑和少商訂婚后,作為三姐妹白蓮花之首,怎能沒有一番作為呢?她帶著祖母汝陽王妃去皇帝面前大鬧了一番無果,得知自己嫁給凌不疑無望后,便準備嫁給凌不疑的父親和繼母淳于氏所生的兒子——凌侯世子。

實際上,凌侯世子,連凌不疑同父異母的弟弟都算不上。因為凌不疑并不是凌侯的親生兒子,他的親生父親其實是,為皇帝立下汗馬功勞的霍侯。而凌不疑的母親霍君華,就是霍侯的親妹妹,而霍君華嫁給了凌侯。

當年,霍君華暗中發現了丈夫凌,侯通敵叛國的陰謀,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沒想到混亂中,她的親生兒子凌不疑,穿上了霍無傷的衣服,死于亂軍中,霍君華為保護霍家血脈,顧不得親生兒子的尸首,當機立斷帶走了,幸免于難的只有五六歲的霍無傷。

后來結束戰亂,皇帝登基,霍君華終于敢帶著霍無傷回京找皇帝,皇帝收養了作為凌不疑活下來的霍無傷。霍君華沒有證據指證凌侯,此時凌侯已經和淳于氏再婚,為了怕凌侯看出破綻,霍君華只能在和他失婚后,一直裝瘋,忍辱負重。

凌不疑千辛萬苦尋找證據多年,希望能替霍氏全族報仇,但一無所獲。他不得已動用私刑,自己殺了凌侯。

得知真相后的皇帝震怒,嚴懲凌氏一族,該殺的殺,該流放的流放。

淳于氏母子被當著裕昌郡主的面灌下毒酒,未婚夫沒了,夫家也沒了,裕昌郡主當場昏死過去。 皇帝看在汝陽王的份上,隨便給她找了個丈夫,并命她三個月內完婚。裕昌郡主的風光,再也回不來了。

自己所做下的惡,總是要付出代價的。不要以為別人看不出來,其實大部分人都心知肚明。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王姈

王姈表面上是「整蠱少商」三姐妹中,最為張牙舞爪的一個,除了在語言上羞辱少商,行動上出頭做壞事的大部分是她。 但實際上她也是個爹不疼、娘不愛的可憐人。

她的父親王淳為了榮華富貴一心巴結太子,也沒有什麼實際能力。

她的母親文修君是個典型的「伏地魔」。文修君借王姈父親王淳的名義,伙同乾安王府、彭逆謀反,在娘家弟弟乾安王和彭逆中間穿針引線,結果事情敗露后,乾安王謊稱一切都不知情,把所有罪責都推給了文修君。

而文修君還強硬地說:自己弟弟做得好。絲毫沒有把,王家和自己的兒女以及丈夫可能承擔的后果,放在心上。

王姈得知一切真相以及母親對王家的絕情后,給皇帝寫了一封信,讓皇后代為轉交。

信的內容是: 「我們王家本是謀逆不軌的乾安余孽,然而承蒙陛下仁厚慈愛,寬宏大度,這些年來容忍父親的平庸無能,給予我家榮華富貴,王氏一門感恩不盡。家母做出這樣大逆不道的事,陛下早已仁至義盡,要如何處罰王家都是理所應當,王家上下絕不會有半分怨言。對小女子而言,陛下不但是掌管天下的君王,還是一位慈祥的長輩,小女子會日夜拜求上蒼,護佑陛下萬壽無疆,安康無憂。」

王淳再沒有能力,也在當年老乾安王謀反時及時給皇帝報信,加上王姈寫給皇帝那封情真意切的信。

原本只給王家留三成家產的,現在改為只罰沒三成;王家父子原本要流放閩南的,現在改流放荊南了。同時皇帝還賜王姈一份嫁妝,并加了她的未來郎婿一個散職虛銜——王姈嫁的就是荊州江夏的望族,何況還有大把家產,王姈只要好好相夫教子,王家將來也會變得更好。

王姈離開京城之前對少商說: 「那日我恨阿母恨得厲害,可是以后我卻要學她的樣子,在荊州盡力庇護娘家人了。」沒想到,后來王姈真的成為了江夏有名的賢妻。

有的人,表面上頑劣不堪,驕縱跋扈,但總能在一夜之間長大。不得不說,王姈完美地繼承了文修君的決絕與王淳的識時務。

寫在最后

企業家高寧曾說: 「在成長的道路上,萬科幾乎犯過所有可能犯的錯誤,可是它是幸運的。幸存者的幸運在于,他們在錯誤還沒有把他們毀滅的時候醒悟了。」

人到一定的年齡,得學會自己撐傘,不會有人冒著大雨來接你。即便有人愿意冒雨撐著傘來接你,你也得看看那個人的傘下是否能躲雨。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