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番外,凌不疑維護少商,言語間盡是寵溺

wang 2023/01/10 檢舉 我要評論

少將軍搶親019:寵溺

渾身酸疼的少商,本想著好好休息,養精蓄銳。

誰料,她竟接到了一個晴天霹靂。

那就是陛下圣旨到,要求凌不疑攜凌少夫人入宮面圣。

宣旨太監離開后,少商整個人都癱軟了,也不知是昨夜太過于勞累呢,還是被圣旨嚇得。她可憐巴巴地看著凌不疑,弱弱地問道:「我可以不去嗎?」

直球凌不疑沒有安慰,只是凝眉問道:「你想抗旨?」

「抗旨后果嚴重嗎?」

「誅九族。」

「那我若是面圣不小心說錯話,會被誅九族嗎?」少商軟萌軟萌地問著。

「看你說了什麼?」凌不疑不解風情地回道。

「哎,我這是什麼命呀?本以為沒有君姑可以省下了許多麻煩,卻不承想這陛下比君姑還麻煩。」少商小聲嘀咕著。

凌不疑寵溺地笑了笑,對身側的阿飛道:「去給少女君挑選幾件合適的面圣衣裙。」

「是。」

不得不說,阿飛的辦事效率很快,片刻間,便給少商送來了數十件得體的衣裙。

少商茫然地看著這些衣服,腦袋嗡嗡作響,此時的她,沒有挑選衣服的興致,心中皆是對進宮面圣的恐懼。

哎,可又能怎樣?她只能硬著頭皮往前沖。

少商左挑右選,選擇了一件相對而言比較樸素的衣裙,蓮房不解,問道:「女公子,你為何選擇這件衣服,看上去好樸素。」

「當今陛下崇尚節儉,我若穿得太過張揚奢華不妥。」少商耐心地解釋著,別看少商年紀小,但是她聰慧著呢。

凌不疑聽見少商的話語,笑著贊道:「你倒是挺聰慧的,知道如何討人歡心。」

「這是為人處世的基本常識好不好?」少商覺得凌不疑的夸贊有些不夠真誠,不自覺地回懟道。

「那你為何不討好一下子我呢?」凌不疑蹙眉問道。

「我又不知道你的喜好。」少商心虛地說著。她哪里是不知道凌不疑的喜好,她只是不想刻意討好他罷了。

「我喜歡什麼,你應該猜得到。」凌不疑曖昧地說著。

少商忽得小臉微紅,凌不疑話語中暗戳戳地調侃,她自然是聽得懂的。他喜歡什麼,無外乎就是那檔子事了,只是,少商到底是臉皮薄,哪里好意思應承呢?

凌不疑見少商嬌羞地垂著眸,便也不再逗弄她,主動上前,牽起她的手,道:「走吧,莫要讓陛下等急了。」

少商乖乖地跟在凌不疑的身側,任由他牽著自己的小手。

待來到門口時,阿飛、阿起早已備好了馬車。

碩大的馬車,竟然沒有馬凳。

少商剛想跳上去,誰料,凌不疑卻先她一步,將她打橫抱起,隨即,輕輕一躍,跳入了馬車。

少商的臉越發紅了起來,小聲埋怨著:「我自己能跳上來。」

「我知道。」凌不疑依舊是淡定異常。

「那你還抱我上馬車,被別人看見該笑話了。」

「我抱我的夫人,何人敢笑話?」凌不疑大言不慚地說著。

少商見這人不知羞,也懶得與他辯駁,默默地探出頭,羞羞地看著外面的景色,免得被凌不疑看穿自己害羞的小心思。

凌不疑靜靜地看著少商,心底越發歡愉起來。

少將軍搶親020:面圣

少商故作鎮定地隨著凌不疑往皇宮內走去,高大的城墻透露著威嚴的氣息,讓人不寒而栗。

若說不害怕,那是假的。自小在軍營中長大的少商,向來野怪了,一想到宮中的那些禮節,少商便覺得頭疼。早知道,當年阿母教自己禮儀時便用心聽了,也不至于現在這般慌亂。她又不好問凌不疑,顯得自己沒有教養似的。如今,只能默默地跟著他,他如何行事她便如何行事,總歸錯不了。

打定主意的少商,便偷偷地觀察著凌不疑的一舉一動,以免自己出現差池。

兩人越過一座座威嚴的宮殿,來到了陛下所在的永樂宮,此時的文帝和皇后正坐在主位上,等待著這對新婚夫婦。

少商學著凌不疑的姿勢,向陛下和皇后娘娘磕頭,學著凌不疑的話語,向文帝和皇后娘娘請安。不過,她的請安之詞,皆要比凌不疑慢半拍。

文帝皺著眉,看著下面邯鄲學步的少商,不悅地說道:「子晟新婦,這進宮面圣的禮儀,你沒有學嗎?」

少商微愣,不知如何回答。

這時,凌不疑率先開口,替少商回道:「回陛下,這件事情怪子晟,我并未告知少商。」

文帝瞪了一眼養子,道:「這和你有什麼關系?明明是她不懂得禮數,你莫要將什麼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攬。」

「回陛下,夫妻本為一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少商的事情自有臣來負責。」凌不疑鏗鏘有力地說著。

少商心頭一顫,偷偷地瞄了一眼凌不疑,不知為何,她忽然覺得身側的男人很有魅力。

文帝嘆了一聲氣,沖著少商繼續說道:「子晟新婦,你聽見子晟說什麼了嗎?日后,你也要有這個覺悟,知道嗎?」

「臣婦知曉了。」少商乖乖地說著。

宣皇后實在是看不過去,溫和地說道:「子晟新婦,莫要拘謹。子晟是孤看著長大的,就如同孤的親子一般,這里便是你們的第二個家。」

「謝皇后娘娘。」少商見皇后娘娘溫厚可親,脫口而出:「皇后娘娘,您長得可真美。」

一句話,逗得陛下和皇后娘娘情不自禁地笑了起來。

文帝看著少商,調侃道:「那你覺得是皇后娘娘美呢,還是你阿母美。」

「自然是皇后娘娘美。」少商毫不猶豫地說道。正所謂孩子都是別人家的好,在兒女心目中,其實娘也是別人家的好。就如同眼前,在少商心目中,宣皇后是溫柔的、善解人意的、美麗端莊的,哪怕她只說了那麼一句話,卻足以溫暖少商的心。

「你這個小嘴呀,這個甜,莫不是你就是這般忽悠子晟的。」文帝笑著調侃道。

「陛下,我哪敢忽悠凌將軍呀,他忽悠我還差不多。」

「還說不是你忽悠的子晟,子晟才見你幾面呀,便迫不及待地要娶你為妻,你這個小女娘呀,心眼多著呢。」

少商不服氣文帝的說辭,卻又不敢反駁,只能心底暗暗嘀咕著:「又不是我想要嫁給凌將軍的,這怎麼說得跟我主動似的呢?」

凌不疑聽見少商的嘀咕聲,心底有些小難過,他偷偷地瞥了一眼少商,并沒有說什麼。

反倒是文帝繼續絮叨著:「子晟新婦,朕見你對宮中禮儀知之甚少,這樣吧,你留在宮內,向皇后學習學習,可好?」

少商苦笑著,一時間不知應允呢還是拒絕呢?

好在有凌不疑替她解圍:「回陛下,我和少商乃新婚,不宜分居。」

「朕又不是叫你們分居,她可以白天在宮內學習禮儀,夜間再回去。」

少商見文帝有些動怒,立刻應道:「好,臣婦聽陛下的。」

「好,好,很好。明日起,你便同皇后一起學習禮儀吧。」

少商一臉無奈,卻不敢拒絕,哎,看來嫁人并沒有那麼美好。本以為嫁人便可以免去學規矩了,如今看來,都是自己癡心妄想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