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升滄海:凌不疑永遠都不知道,程少商當眾獻吻背后藏著多少算計

常冬冬 2022/08/08 檢舉 我要評論

自從程少商認清了自己的真心,決定跟凌不疑訂婚以來。

這兩個人便開始了沒羞沒臊的虐狗生涯,不是她給他送湯,搞得滿朝文武人盡皆知,艷羨不已。

就是他給為了不讓她想家,便將她熟悉的一應家庭用物,悉數全部搬進宮里。

最過分的是,在皇后的壽宴之上,程少商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對凌不疑主動獻吻。

雖然,那吻如同小雞啄米一樣幼稚可笑,蜻蜓點水。

但很顯然,程少商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已然讓所有的人都有些始料未及。

只是,或許,凌不疑這一輩子都不會知道,程少商當眾獻吻的背后藏著多少的算計,真是太過精明了。

好的事物,總是會令人心生向往。

好的人,更是如此。

而凌不疑,便是這部劇中灼灼如畫的人中龍鳳,是全京城所有女娘夢寐以求的如意郎君。

或許,正是因為他太過優秀了。

故而,程少商便會成為眾多女娘心里的眼中釘,肉中刺,巴不得處之而后快。

而其中,最為忌憚她的,當屬刁蠻任性,貪財好色,自以為是的五公主了吧!

五公主自幼喜歡凌不疑,但他的眼中自始至終卻從來沒有過自己。

而今,程少商又開始跟她搶父母之愛,甚至,阻礙了她的生財之道。

所以,五公主屢次找程少商的麻煩。

而今,更是因為皇上將辦理皇后壽宴之事交給程少商打理,引得她不滿。

從而,聯合一群女娘將程少商推下水去,還故意將蛇放進水里,咬傷程少商。

甚至,威脅程少商,若是她再不識抬舉,下一次,有可能就會是有毒的蛇。

雖然,這件事弄得程少商滿是狼狽。

但她是何許人也?在經過了簡單的調整之后,那個生龍活虎的程少商便又回來了。

前一天,她還在五公主的推動之下狼狽不堪。

第二天,程少商便做出了快速且有效的絕地反擊。

她不但沒有絲毫的認慫,還讓凌不疑拿出了看家本事,為皇后賀壽,讓所有人都嘆為觀止。

并且,公然在五公主面前,跟凌不疑秀恩愛。

程少商其實就是想告訴五公主,你鄙視我,欺辱我,那又怎樣?

我有你不曾有的贊譽和認可,你的那些小伎倆,跟我程少商的幸福相比,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凌不疑的愛,還有皇上,皇后的愛,是我程少商最大的保護,你還能將我怎樣?

不得不承認,程少商針對五公主的反擊,真的是太爽了。

駱濟通本是五公主身邊的伴讀,一直跟在皇后身邊,替皇后打理各種宮中事物。

雖說算不上什麼高門貴女,但也是個名副其實飽讀詩書,懂禮數,知進退通透豁達的女子。

且,一直以來兢兢業業做事,老老實實做人,從不做半點僭越愈舉之事兒。

原本,皇后有意將她許配給凌不疑。

奈何,神女有心,襄王無夢。

故而,這樁婚事,始終也未達成。

而今,凌不疑已經跟程少商訂婚,駱濟通也即將聽命出嫁西北。

雖然,駱濟通表面一直表現得大方得體,毫無怨言。

但從種種跡象來看,這個女人安靜的外表之下,始終揣著一顆極其不安分的內心。

程少商進宮之后,有很多事情不懂,駱濟通都會給予最大限度的幫助和提點。

甚至,在五公主對程少商動粗的時候,公然的出手相助。

本以為,駱濟通是個像越妃一樣的奇女子。

卻不料,在五公主真正對程少商動手,推她下河的時候。

駱濟通竟然當了一個看似無辜,更加無能為力的角色,默認了事態的發展,而未做出任何的反應。

其實,故事演變到這里,聰明絕頂的程少商不會看不出來,駱濟通對她的不滿,對凌不疑貪戀的心思。

而自己主動地當眾獻吻凌不疑,就是要告訴駱濟通,或者像駱濟通這樣的女子,凌不疑早已經是她得了,別人想都不要想了。

說白了,程少商就是在積極主動地宣誓主權,告訴覬覦凌不疑的那些女孩子,還是早些醒醒吧!別再做些無用的春秋大夢了。

自從進宮以來,皇后對子女的諸多之愛,便無時無刻感染著程少商,讓她終于明白了,為人父母的艱辛和苦楚。

故而,更能站在父母的立場,去理解和看待父母子女之間的關系了。

而待凌不疑為親子的皇后,待程少商更是多出了幾分超出常人的溫柔。

這讓從小沒有得到過父母關愛的程少商,內心充滿莫大的感激之情。

所以,她想要皇后過得更加的開心,想讓給她溫暖的人幸福。

這才明明知道自己不是操辦壽宴的料,還是滿口答應了皇上的要求,給皇后賀壽。

雖然,程少商知道夫妻本是一體,凌不疑送的禮物,便是自己的心意。

但她卻更加懂得,對于真正關心凌不疑的皇后和皇上,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沒錯,是凌不疑真正的得償所愿,幸福滿滿。

那既然如此,還有什麼禮物,是比程少商當眾獻吻,更好,更合適的最佳的賀壽禮物呢?

不得不承認,程少商考慮的太面面俱到,太過周全了。

當然了,若你僅僅只是覺得,程少商主動獻吻凌不疑的目的只有這些,那就大錯特錯了。

凌不疑和程少商的這門婚事,從一開始便是被諸人不看好的。

有多少人在等著看他們的熱鬧?又有多少人從中作梗?

從樓家女眷到王姈,從裕昌郡主到淳于氏等等。

乃至,程少商的父母,都一度不曾看好他們的婚姻。

甚至,在訂婚宴當日,連袁慎都惡毒的詛咒他們的姻緣并不算佳緣。

當然,袁慎這樣說,其實是嫉妒,僅僅只是吃不著葡萄便說葡萄酸罷了。

而此刻,程少商在皇后的壽宴之上,當眾獻吻凌不疑,就是要告訴所有人,他們愛的真誠,戀得熱切。

程少商就是想給不看好他們之人一個最好的回應,他們會過得很好,會一直好下去,讓那些想看熱鬧的人見鬼去吧!

當然,除了這些算計之外,程少商更多的是想表達對凌不疑的感激之情和情不自禁的愛慕表達。

在皇后的壽宴之上,凌不疑彈琴賀壽之事,如一塊巨大的石頭砸向了湖面,一石激起千層浪,引起了軒然大波。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凌不疑竟然會當中彈琴賀壽。

就連皇上都說,能讓凌不疑彈琴賀壽的人,只有程少商。

足以表明,彈琴賀壽這件事,對于凌不疑來說該有多麼的難得。

而凌不疑為了允諾程少商,不但做了,還盡全力做到了最好。

甚至,不惜徹夜練習,劃破了手指。

以至于,到彈琴的時候,凌不疑的手上還綁著繃帶。

見此情景,程少商怎麼能不感動呢?

面前的這個男人,看起來冷冽,理性,克制。

對別人的事兒,一直都是不屑一顧的。

但為了她程少商,他什麼都愿意為她做。

這份榮耀和寵溺,是專屬于她一個人的。

此時此刻,程少商只是情不自禁地,向凌不疑表達愛慕和感激。

而各種滋味,身為男人的凌不疑又能理解幾分呢?

所以說,凌不疑永遠都不會知道,程少商主動獻吻的背后,究竟藏著多少算計。

對此,大家怎麼看呢?歡迎留言討論哈!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