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番外:情敵相對,不甘示弱,嫋嫋:霍不疑你完蛋了

wang 2022/09/21 檢舉 我要評論

大婚之后,皇帝有心讓霍不疑多休息一段時間,他是真的心疼這個養子,這些年在邊關的生活別人不清楚,他可是清清楚楚知道的。好不容易盼到他回來,又好不容易看到他成家,這些時日,朝臣都明顯感覺到皇帝的好心情,所以這段時間朝中可真是太平盛世。

只不過大婚沒幾日,霍不疑就被程少商打發著去上朝了。是的,霍不疑被嫌棄了,只要他在府中,就一直黏在程少商身邊,程少商覺得他嚴重影響了自己的研發進程,所以就只好趕他走了。逼于無奈,他在大婚第五天就開始上朝了。

在宮門口,霍不疑遇到了整個都城中他最不想遇到的人,袁善見。霍不疑想到以后幾乎天天都要在朝堂上看到他,心里就一陣憋悶。對于程少商的其他兩位訂婚對象,樓垚他自是不在意的,雖說樓垚是程少商親自選的,但是兩人之間并沒有太深厚的感情,而且他們兩人的分開是源于朝堂之事,責任不在程少商本身,程少商對樓垚是沒有多少愧對之心的;但是袁善見不同,程少商雖不喜歡她,但是他們之間的事情說到底也是程少商負了袁善見,按照程少商的性子,袁善見自然就成為了程少商的另一種牽掛,所以袁善見在霍不疑這就成為了一個碰不得又避不掉的存在,就算是以后,他也得替程少商好生護著袁家。總不能讓他的程少商惦記著別的男人。

就算如此,也不妨礙霍不疑看不慣他。兩個人都虛假地相互拱手,看著一片和氣,只不過兩個人都是另有心思,一個嫌棄他礙眼,一個心理不平衡,想必以后讓他們倆和平西相處是不太可能了。

霍不疑:「袁大人早。」

袁善見:「霍將軍今日怎麼來上朝了,新婚不在府內多陪陪新婦。」

霍不疑:「不用袁大人操心,上完朝我自會馬上歸家。我家新婦還在家中等著我呢!」

袁善見:「想不到英明神武的霍將軍,如今也是如此念家之人。」

霍不疑:「袁大人如今尚是單身,自是不明白,待你早日娶妻,方能明白吾之歡喜。」

袁善見被戳到痛腳,卻又無言以對,只好拂袖而去。霍不疑見此甚是歡喜,腳步輕快地隨著袁善見的腳步往宮墻內走去。

目睹了這一切的萬將軍和程始,一個是樂不可支,一個臉上浮現出些許尷尬。萬將軍笑著說:「鮮少見到霍將軍這般模樣,真是難得。」程始忍不住白了兄長一眼,他跟萬將軍不同,袁善見畢竟也曾上過她女兒的未婚夫婿名單,如今看到這場面作為當事人的阿父還是不免有些尷尬呀!畢竟他們嫋嫋的定親宴都辦過好幾次了。

話說程始如今也升了官職,也可入朝堂議事。只不過,這雖是他之前所愿,但是如今他反倒做個閑散武官,這跟兩任女婿同朝議事,他實在不想入這修羅場。要說跟袁善見老死不相往來倒也好,只不過這跟雙方關系都不錯,雖說嫋嫋最后嫁給了霍不疑,今日看袁善見和霍不疑這爭鋒相對的模樣,以后這兩人之間肯定是不能善了的。他自然是向著嫋嫋的郎婿的,只不過也不能跟袁善見成為敵人呀!程始忍不住嘆了口氣,看著天空,心里想,嫋嫋啊,你這可是給阿父出了個難題呀!

果然,朝堂之上,霍不疑和袁善見兩人彼此那是唇槍舌劍,你來我往。朝臣們帶著皇帝都默默地看著兩人,角落里的程始更是努力減小存在感,心里默念,看不見我看不見我。其實眾人只需一想程家娘子這些年的婚事,都明白如今這一幕的根本原因,所以眾人這只是在看好戲而已。

實在看不下去的文帝終于出聲制止,兩人這才消停,程始才稍稍松了口氣。這是要命呀,還不如讓他直接上陣殺敵呢,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要多久。

皇帝把眾人打發走,只留下了霍不疑和袁善見。文帝開口:「你說說你們兩個,沒多大的事情,你們吵得天翻地覆,讓群臣看笑話,你們也不難為情?」

霍不疑大多時候對于皇帝的訓斥都是默而不語的,但是袁善見跟霍不疑不同,霍不疑雖為臣實為子,袁善見就只是臣而已。面對皇帝的訓斥,他還是十分有眼色地回稟:「是臣失態了,以后定多加注意。」

皇帝自然地看向養子,果然還是那一副混不吝的樣子,但也只好無奈地打發兩人退下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