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番外,無條件地信,只因他是那般的好

不加糖 2022/10/29 檢舉 我要評論

給思想一片飛翔的天空,影視番外小劇場帶你走進不一樣的天空!

小越侯被少商設計,死于亂石之下。

霍不疑不忍少商看到這殘忍的一面,從后面擁著少商,拿手擋住了少商的眼睛。

可卻被少商給挪開,她微微回眸,對著霍不疑說道:「我不怕的。」

「不想讓你看見血腥,怕你會做噩夢。」霍不疑堅持著自己的想法。

「阿猙,我是你可以托付命門之人,并非膽小如鼠的無知女娘。我沒有那麼脆弱,這些年,我也算經歷過戰爭,見過生死,這些小場面,無礙的。」

然而,不管少商如何說,霍不疑依舊是站在她身后,讓她靠在自己的身上,觀看著這一切。

阿飛、阿起帶著黑甲衛收拾了小越侯等叛亂余孽,將其扣押到霍不疑和少商的面前。

被俘的逆賊,看著面目猙獰的霍不疑,瑟瑟發抖,他們連忙求饒,懇求霍不疑能夠饒過他們的性命。

霍不疑冷哼一聲,質問道:「縣城百姓何辜?他們原本過著安穩的日子,只因為你們的私心,便承受了無妄之災。你們想要活命,那他們呢?難道他們就想死嗎?」

被俘獲的人,見霍不疑發飆,無人敢出聲,嚇得垂著頭,大氣不敢喘。

「就地斬殺。」霍不疑肅然地下達了死神一般的命令。

跪在地上的人群瞬間慌了,沒想到霍不疑居然不經過陛下,直接下達斬殺的命令。其中一人,大聲道:「我們乃越家的部曲,你怎敢私自斬殺,難道霍將軍連越皇后的臉面也不顧了嗎?」

霍不疑陰森地笑了笑,兇巴巴地說道:「你等死于亂石之下,于我何關?」

「你竟敢欺君罔上?」

那人話還未說完,便見霍不疑揮舞著手中的大刀,讓其人頭落地。

其他眾人還未開口,黑甲衛便將其直接斬殺。

「可看見五公主的行蹤?」霍不疑問道。

「回將軍,五公主帶著一路人馬往東海王的封地逃去?」

「給東海王的書信可送到了?」

「已經親自交予東海王的手中。」

「好。」

霍不疑安心地點了點頭,若是東海王想要擺脫嫌疑,最好的選擇,便是抓了五公主,親自交給陛下處置。

霍不疑和少商解決了小越侯及部分叛軍,他們沒有立刻返回都城,也沒有立刻進攻東海王的封地追捕。

他們在給東海王時間,給他證明自身清白的機會。

然,他們等到的消息,卻不是東海王抓捕五公主,而是東海王收留了五公主。

霍不疑氣得青筋暴起,厲聲道:「怎麼可以如此糊涂,造反那是何等大罪,竟然敢包庇。」

少商亦是有些生氣,氣東海王的是非不分。這一刻,她好像懂了,為何霍不疑會選擇三皇子,而并非東海王。他太注重親情了,置律法于不顧,這樣的人,怎能肩負重任呢?

霍不疑明顯給了東海王機會,他有很多法子可以明哲保身,可卻選擇了最愚蠢的辦法。

若他擒獲了五公主,帶著她去陛下面前請罪,陛下定會寬宥。

可他呢?卻公然收留叛軍,這讓陛下如何能夠堵住悠悠眾口呢。

他顧念兄妹情誼,可五公主叛亂卻以他的名義,那一刻,她又何曾將他的兄長放在眼中呢?

少商亦有些恨鐵不成鋼,生而為人,怎麼可以如此優柔寡斷,被傷害一次還不夠,非要給別人機會不停地傷害自己嗎?她不禁心疼宣皇后,若是她知道這件事情,該是何等的傷心欲絕?

少商抬眸看著霍不疑,問道:「子晟,接下來怎麼辦?」

霍不疑沉聲道:「出發,去會一會東海王。」

「是。」眾將領重新整理行裝,再次出發。

少商沒有追問霍不疑如何處置東海王,此時,她全身心地信他,相信他所做的每一個決定,都是最好的。

回想多年前,自己對他的誤解,少商心中有些愧疚。她怎麼可以誤會他的為人呢?她應該信他的,他是那般的好。

此時的少商,心越發地堅定,無條件地相信霍不疑所做得一切決定。

夫婦一體,此時的她,才真切地感受到這句話的含義。

歡迎進入充斥著復雜情愫、自由氣息及獨特品味的影視番外小劇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