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原著:才懂駱濟通復仇,是她為少商做的唯一一件好事

古月 2022/11/20 檢舉 我要評論

在少商帶著宣皇后的頭髮回故鄉的路上,遭到了駱濟通的截殺。還好少商有她自己的秘密武器「油火彈」,最終以一百人戰勝了駱濟通的五百人。雖說有兩百人逃了,可殺敵兩百,活捉一百,這個戰績也是很不錯的。

收拾好戰場,少商和少宮決定,去審一審俘虜,問出駱濟通的下落,好乘勝追擊。可少商審人的方式只有一種,那就是利用自身柔弱的外表,裝可憐,博同情。于是,少商開始了她的表演。

少商從她和駱濟通當年在長秋宮的深厚姐妹情說起,當然,這中間少商胡編亂造了很多沒有的感人故事,然后一直說到誤會迭生姐妹反目,最后少商說: 「從西北回來后,霍侯不肯娶濟通阿姊,阿姊就把這事怪在了我頭上,嚶嚶嚶,我冤啊,小女子也是讀書識禮之人,怎會去勾引霍侯!」

少商面前的傻大個并不清楚,駱濟通和少商之間的種種恩怨,只知道眼前的這個小女娘長得弱不禁風,現在又淚珠盈目,看著楚楚可憐,已經開始心生不忍。

少商見傻大個有些猶豫了,決定再添一把火。

「我怎麼會去勾引霍侯呢?小女子至今還惦記著袁家大公子,到時還請壯士替我向濟通阿姊說道說道!嚶嚶嚶,要知道小女子也是苦命之人啊,定三回親,都城里風言風語,都說我是掃把星,不論是樓家小公子,袁家大公子,還是霍侯,每位未婚郞婿都吃了官司,我在都城實在是待不下去......」

少商正情緒飽滿地進行著她的表演, 這一段話可以說是,說得情真意切,很難不讓人不產生同情心。當然,為了讓對方覺得自己沒有和駱濟通搶男人,只好說自己還惦記著袁善見。

少商邊擦眼淚邊觀察著對面人的反應,看來自己馬上就要攻破對方的最后一道防線了。可就在這個時候,賬篷外響起了一個很嚴厲的呵斥聲:「你在說什麼?!」

少商聞聲愕然抬頭,只見賬篷的簾子被高高掀起,欣長高大的青年直立于門口,夕陽將他身上的鎧甲映照得金碧輝煌。從少商的角度看過去,正好看見他清俊美麗的下頜弧形。

「你剛才說什麼?」凌不疑擰著眉心問。

少商想要辯解,可這事說起來有點復雜,一時竟不知如何解釋,思考了一下,她對凌不疑說:「也許你不相信,剛才我跟駱濟通說你好話來著。」

凌不疑氣得轉身就走,甩下的簾子差點打到少宮。少宮覺得少商很有必要去追一下凌不疑,但少商覺得自己現在的正事要緊,眼看著傻大個就要松口了,不能在這個時候放棄。

少商正打算對著傻大個繼續裝可憐,凌不疑卻一陣風似的大步邁進來,不由分說地拉起少商就往外走,少商被扯得跌跌撞撞,額頭幾次差點撞到凌不疑的臂膀。

少商竭力想甩脫凌不疑,卻發現只能是徒勞,便開始耍賴,「我不走了,要殺要剮你給句話就行。」

凌不疑一個轉身,少商早有防備地用手擋在他的胸口上,高傲地說道:「你有話就趕緊說,我還忙著呢」

「忙什麼?忙著哭訴你自己是命苦的掃把星?」凌不疑沉著臉問道。接著又補了一句:「這年頭審犯人還要痛哭流涕?」

凌不疑一年不知要審多少犯人,什麼樣的刑具沒有用過,但對著犯人痛哭流涕,他還是第一次見。更氣人的是,難道她不知道,她哭起來有多惹人心疼嗎?她竟然就這樣對著一個陌生的男人哭。

少商被凌不疑的態度氣到了,這明明就是一個很好的計策,要不是他突然闖進來,自己就已經得逞了,「不是痛哭流涕,這是計策!計策!」少商為自己辯解。

「什麼計策?求人家行行好,看在你生得呆不可言的份上,賞臉招認算了?」這話一說出,凌不疑反而不氣了,嘴角還微不可查地翹了起來。少商總能做出讓他意想不到的事情。雖然看著不可理解,卻也不失一種可愛。

少商惱羞成怒,一把推開了凌不疑,大聲說道:

「誰呆不可言?你才呆不可言,你生下就呆不可言,一輩子都呆不可言,你知道什麼啊?我不裝得可憐些,他怎麼相信我呀?這是兵法中最高深的‘不戰而屈人之兵’,道家術法中最奧妙的‘無招勝有招’你什麼都不知道,憑什麼笑話我?!你……你不許笑……不許笑」

少商對著凌不疑,一通發泄,覺得自己已經講得很清楚明白了,可凌不疑還是抑制不住地狂笑,原著里有一段這樣的描寫:

霍不疑笑倒在她肩頭,雙臂環住女孩,埋在她頸窩中不住悶笑,甜蜜溫暖的熟悉氣息,蓋過衣裳上的血腥,悠悠沁入鼻端,他想起那年夏日,女孩栽種在宣后的庭院中,一種不知名的甜瓜,待到瓜熟分食時,庭院中滿是笑聲和甜香。

凌不疑笑得很歡暢,少商氣得直捶他。少商沒注意到的是,在凌不疑出現的那一刻,她竟然擔心他會生氣,而當他把自己摟在懷中時,她竟然也不反感。

在離開都城時,凌不疑和袁善見都曾派人來邀請她一同前行,但被她拒絕了。她想讓自己靜一靜,好好聽一聽自己的心聲。

愛與不愛,身體最誠實。現在看來,她已經有了答案。

所以當凌不疑問她,當袁善見告訴了她,是他冒著袁善見父親之名截殺公孫憲之事時,她為什麼不來見他。

少商沉默了很久,才說道:「那日我本想立刻去找你的,可我忍住了,我躲在廊柱后頭,偷偷看你,可就是沒走過去。」

當一個男人生在遠方,卻時時刻刻記掛著你的安危,為了你的安全,他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這樣的付出,換做任何一個女孩,說不感動,那是騙人的。

「我希望將來我若嫁你,只是因為我想嫁你,而不是因為貪慕權勢,懼怕威嚇,亦或是感激你對我的情意,只是因為我心悅你。」少商說得很平靜,可聽得出來,這是她冷靜思考后的答案。

凌不疑聽得心潮澎湃,少商剛剛說「若嫁他」,那是不是代表他已經原諒了他?是不是代表他們可以重新開始了?

他顫聲道:「你,你現在不氣惱我了嗎?」

少商心中百轉千回,最后化作一句:「我哪敢氣你,我怕你氣我還來不及。」

在這一刻,凌不疑覺得,五年的黑暗時光都化作了溫暖明媚的綠洲,他伸出雙臂,把她摟入懷中,緊緊抱住。

駱濟通雖然想要了少商的命,可如果沒有她的這件事情,少商和凌不疑的矛盾就不會化解,兩人也就沒有這麼快和好如初。這是駱濟通對少商做的,唯一一件好事。

用戶評論